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贵州民族报》舟山群岛诗群作品专版

舟山群岛诗群是指以舟山诗歌作者自发形成的一个诗歌团体,创建于1989年,主要成员以朱涛、郑复友、厉敏、李越、舟子、谷频、古岸、苗红年、徐嘉和、幼子等为代表。作为一种地域文化的自觉探索和实践,舟山群岛诗群注重创立海洋文学品牌,从而进一步打响舟山海洋诗歌的品牌。
    

从魔鹰谷望海

□ 李 越

你从哪里来 又到哪里去
何处是你的绝壁 你辛苦的建筑
灵魂的炼炉
你一半火热 一半冰冷
纯净是焚烧的闪电
冷漠是哑默的鱼类

你沉湎于幻象 喝斥岛屿
走遍天之涯 地之角
你孤独 孤独如荒原的子孙
严峻里混着凄清
你制造中心 又打破中心
总跑向自由的深处

包容一切 也缩身于
一团小小的星浪
你单纯 单纯却闪出狡黠
片刻的安息也抖动着肩膀
你无意闯祸 却常倾覆船只
然后把太阳和勇士哭抚

以不凋谢的朴素花瓣
你嘲笑暴风雨
你光亮明艳 照耀着陆地
却又阴郁易怒 暗影重重
你满身琴键 一经按触
奇妙的音乐便突然爆发

你爱和平 和平而充满动荡
天空在你的峰顶
悲哀在你的深渊
你诱惑的武库里藏着
任性 美丽 难解的神秘
你没有终结 也找不到开始


水 王

□ 朱 涛

出则为水
入则为源
披蓑衣的渔父
悠悠

将心轻漂在阔大的天地间
让雨燕
孩子一样嬉戏
忘记鱼是鱼
红螺不是自己
忘记炊烟、葫芦
遍地肉胎的生命
自会有恬淡
风行而起

载舟覆舟
三十万朵莲花
时隐时现
浆与手
宁静达成默契
心一碧如洗

出则为水
入则为源
披蓑衣的渔父
悠悠


海的十二种面孔

□ 厉 敏

睡在海的身旁
当海醒来
不知海今天是什么表情
海实在难以伺候
伴君如伴虎

一天一张面孔
或十二张面孔在同一天演出
谁也猜不准
这变脸的过程没有过渡
却也有过渡
只是一瞬间 从阳光灿烂
到阴转多云
谁让他控制着舞台
我们不过是跑龙套的小丑
说你一生眷恋着他 爱着他
其实你看中的
是他篮子里的东西
他的脾气你永远学不会
除非你坐上他的位置
我们的文字

也仅仅勾勒他局部的表情
他的内心 深不可测
他也孤独 从来孤独
称霸称雄 唯我独尊
有时也人在江湖 身不由己
可人类却设法找到他的弱点
用膜拜 掠夺和暗算的手段
最终悄悄地将他谋杀
给海找个
更有力的动词

□ 谷 频

就在入海处领取一把镰刀吧
现在正是收割浪花的季节
被岩石磨损的马蹄螺长出了号角
她使留恋的语辞找到更舒适的家园
我们身边的潮流被监视着
而四月的缆绳在风的碰击中逃离海岸
从一座岛屿到一座城市
你带着列岛的海始终在旅行
那十颗海星醒在书房的玻璃上
揭开过大陆黑暗之毯 
溺水的快感
来自这些敏感的舌头
而鱼的记忆
会常常借用我们的身体学会跳跃


春草一样
闪亮的海

□ 舟 子

我爱东海 这春草一样闪亮的海
包容着穿透暗夜的生命语言
它紧紧攫住我的歌声
使我在绿岛与绿岛之间
像鱼那样自由呼吸

顽强如昔 秋天之后
最后一批仰望家园的故人
在寻找什么 告诉我
含盐的泪光与高贵的光芒
哪种更加纯粹

是什么常常轻易搂住我的幻想
让我盯着蓝色磷光久久发呆
当天起凉风 我忽然悟到
除了东海雄浑的呼唤
还有什么能深入人的心灵
比海更深的是什么

东海 蓝色的富饶之地
水的魔法流淌无边 其实季节的全部行为
不是漫不经心的吟唱
风行东海 就是明媚的春光
如月辉轻盈击打我心

悠悠夜云 悠悠往事
天庭的火焰 最美妙的形态
我倾心细听那些绝响
在这绿岛 这深藏着幸福向往的地方
与引领我向前的东海水
相依相随拥浪而去

双手持桨 一个沉甸甸的世界
若浪 若潮 记住竭泽而渔
让星光荡漾 让鱼儿细小的游姿
拨动东海的心脏 明净若帆
东海在我的生命里

我爱东海 我用波浪喂养我的诗歌
次第而开的浪花瞬息诞生瞬息死亡
让我懂得生命的律动是如此短暂
在绿岛与绿岛之间 我喜欢眺望那些
满载而归的小舟 以及一些动人的细节

每当我们接近这些蔚蓝色的水
其实就像触摸我们生命的根
只要沿着潮声的方向向前航行
我们就能找到那片翘盼良久的海域
这肯定是一个庄严而凝重的时刻


贝 壳

□ 苗红年

它还有许多不曾说出的话 但肉体已被带走
因此所有的表达只有一种可能
用流落滩头的衣衫
将回到身边的黄昏覆盖好

有一次 我见到了它正被海水拂摸
这样的慰藉多像儿女们
享受着妈妈轻柔的洗浴
每一次冲浪 反身 滑行 淹没
引来了浪花阵阵的欢笑 这样出色的走台
决不是为那双从岸边伸出的陌生之手
原来没有内心的支撑 美仍可以无畏地继续

它总是如此坚持 从不反过身来
用华丽的纹饰完成了对大海的点缀
它安静如初 
像永远等待着那个缺席者的到来
这么多年 噢 一枚待兑的分币
因为贬值而放入黑夜的储藏罐内


七月的海

□ 幼 子

七月的海总是风声四起
它揭起天空这一块羞涩的面纱
用尖锐的波浪裁剪
于是岁月状的白色的泡沫
纷纷落下 落在远处的岩石上
发出阵阵铜锣敲击的声响
有一只只巨型的大鸟 披着黑压压的羽翼
漫天飞来 衔来满目的黄沙与雨滴
落在你的脚跟 再没有醒来
是我 用一枚杖鱼的骸骨搭起一架钢琴
奏响这风雨中辽阔的七月

面朝七月的海
如我体内有流水经过
每一滴都将渗入这岛的礁石

薄雾像绸缎一般 把岛屿隔开
在每个岛上我放下一杯盐水
黑皮肤 红眼睛 黄指甲
都是这水中的物种
在这开阔的东部的水域
有风雷 海啸与阳光经过
便会留下一种黝黑的凸现的记号

阳光照耀 一片鱼鳞的残骸
于是就有梗木敲击水面的声音
有浪花拍打黑夜的声音
有不归的渔夫与岩石私语的声音
在这里 生活的网
捞不出跟海水无关的东西

镰刀与脚踏车孤独地靠在门槛
像一尊面海的石像 思索着
我把自己摊开
面向蓝天 在这绸缎的中央


给我的渔民兄弟

□ 古 岸

是否已忘了忧伤的传说
鱼群的歌谣
撒播村庄与村庄
回家的路或许黑夜或许白天
谁知道
走一遭与走一世
同样简短与漫长
你不能描述海水的颜色
我同样不能说出白色的鸥鸟布置的陷阱
这小小的岙口
像我们青春期的某次自渎
漂満回忆的腥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