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华语诗刊》“地方诗歌大展”之浙江舟山

“地方诗歌大展”之浙江舟山(第13期)

 

本期主持:王粟

供稿人:谷频

 

舟山群岛地处东海之中,是中国唯一以岛群组成的城市,共有1392个大大小小的岛屿,被称为撒在东海之中的一长串明珠。然,这些岛屿,终年被大海的波涛、迅疾的风暴所包围,与广阔的大陆相比,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生存环境、情感形态与想象方式。正是在这种“孤岛”般的生存境地中,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有一群年轻人厮守并热爱着他们的海洋家园,以诗歌为载体,用生命所有的激情抒唱着爱情与劳动、感悟与思考,执着而坚定地走过了一条值得骄傲的充满艰辛的追求之路。

群岛诗群最初亮相于《诗歌报》杂志“1989中国现代诗集团展示”,后相继在《青年文学》《萌芽》《诗歌月刊》《诗选刊》《文学港》等多家报刊发表过作品专辑。《群岛诗年卷》已成为国内有影响力的民刊之一。

“群岛”诗人们的创作各有差异,但精神演变的轨迹是清晰可寻的,即从自然景观和日常生活的描摹抒唱,到展现特定地域风情的幽幻神秘之美,再转向对由生存的忧患意识所激发的个体生命力的张扬,最终走向对历史和人类命运的思考,四个层面总体上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螺旋式结构态势,并在整体上呈现出一种相融于海又超越于海的独特气质。这也集中剖析了海洋诗歌生命意蕴的丰富性与多元性,扩展其审美空间与实现精神超越的可能性。

可以说,海洋诗歌构成了中国新时期诗歌创作的重要一翼,而舟山诗人的海洋诗创作又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

谷频   本名李国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舟山市作协副主席,《群岛文学》主编。著有诗文集3部,并入选多种选本。

 

大西寨岛(外一首)

 

那白鲸背上的盐壳闪着刃光

每一遍抚摸,都加剧季节的落差

海鸥随时在这里取走欲望

但我从不救赎,固守青石和沉寂

为的是让风暴席卷往事的零碎

这样的场景日复一年,是回避

 

还是落寞地拒绝生活的足迹?

这座荒岛只来自天堂

是珊瑚的漫游所思念的山岗

万顷波涛如放牧的羊群

有些散漫,又有些家园的眷恋

随海风静静地伏在艾蒿上

永远等不到的航程,而船骨

早已作了蝉声的翅膀

 

焊接点

 

你应该相信眉心

是明亮的焊接点,此刻夜隐藏着

而海面的鱼群在微微反光

你应该相信愿望

是书签的焊接点,此刻幸福眺望着

而高空中的星子在不断爆灭

你应该相信声音

是愤怒的焊接点,此刻梦翼挂在树上

而成熟前的果实却长出奇形怪状

你应该相信温度

是岛屿的焊接点,此刻落潮改变风向

而候鸟将死亡的道路全部铺在了天上

——————————————————————————————————————————————

李越   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舟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浙江海洋大学教授。七十年代末开始写作,作品见于《花城》《江南》《山花》《东海》等。著有个人作品集《内心的尺度》《逝去的古典》等6部。

 

赶着潮水的父亲(外一首)

 

赶着潮水的父亲

始终不说话。他习惯于弯腰

弯得比潮水更低

 

他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但他一直沉默,一块年久的咸石头

在潮水里缓缓移动

有时打一个趔趄

如果开口他会说出什么

而海太喜欢激动,喜欢淹没一切

四周是轰响的泡沫

他又能说些什么

 

弯腰的父亲赶着潮水

被鳞光推着撞着

一盏孤独沉默的灯,摇摇晃晃

 

献给大海,或兄弟们

 

爱孤独的人们,也将爱上我

像我爱你们一样

 

海的儿子跑过来,跑过来

围住岛屿的头盖骨,围住

一只只晶莹的酒杯

你们乌黑,你们紫红

一样健康,一样漂亮

 

我也是你们中的一个

被闪电劈碎,被波浪养大

那发光的乳房,发光的伤口

——爱着孤独,也爱着荒凉

纵身一跃,扯断了台风的铁手套

 

围过来,围过来,你苦盐的兄弟

快打开头颅,把绿火焰的大海抬上天空

——————————————————————————————————————————————

古岸   生于70年代,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有小说、散文、诗歌等在《青年文学》《天涯》芳草》《星星》等发表。

 

在垦丁,抑或太平洋的风(外一首)

 

穿过季风,裸露的纬度,缓缓

几万里的希冀,望见了你

船,或者洋面,纯粹的蓝衬衫涌动

自拍的神器,招摇

陌生,喜欢

迷失的风度,性感的睡衣,一层又一层

十二月的冬天,下着温暖三月的雨

脚步失落的回响,多年前的诗歌,亲亲

中年,黄昏,下一站,导游的声音在风中变形

捎一抹离去的剪影,远远

 

磨盘山抑或一个下午的回忆

 

东经115度风暴倾斜

一条船,想像中的一条船正穿越

小小的渔村,谁的不安覆盖

风还有雨,那么多的不安一个一个爆炸

磨盘山,传说中的大蛇涌动

预想中的灾难以一种古老的方式漫延

在急风暴雨中,谁用惊雷的笔触把日子篡改的面目全非

抹平日期的分页

那么多的哭声敲打这不安的渔村

骨骼断裂,谁在独舞

香烛的力量那么软弱

 

磨盘山,蛇们扛着继续前行

无法目睹它的容颜

穿透现实

悬水小岛与我们的想像到底有多远

我用孩子的眼睛瞄准

想像中的一条船从那边穿越而过

一个下午抑或一生的怀念

—————————————————————————————————————————————— 

幼子   本名王幼海,舟山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青年文学》《诗歌月刊》《诗选刊》《诗潮》等。

 

黑色的国度(外一首)

 

这个遥远的国度我来过

带着亿万黑色的精灵

现在看来都是黑色的

那些纷扬的情绪,那些骨头

那咬碎的血滴

 

一千多个昼夜暗了下来

我们抽丝剥茧,怀恨

没有日光,有多少精灵色的液体

跌跌撞撞,把一切都打翻的一地

 

再也没有语言了,词色退场

闪电、幽灵空洞地穿过

我抖动身体,一丝一丝地活过今天

 

雨夜书

 

下雨了,雨滴落在窗台

我们有过的闪亮光环里有万千颗愁苦

在这里,我的苦与泪都够不到你

你的小小的悲伤,一闪一闪

像我当初走近你的样子

 

别喝了!那些罂粟,我的巨大的影印

我在远方的窗台等你

那些熄灭的火花还会燃起

我忧忧地盼着,一朵,一朵

连接着我的苦痛

 

你曾一度走近我,带迷幻色的光

而我的星辰中有包容你一切的琴音

记着吧!像你我喜爱音乐一般

尽管我有我的愁肠与阴暗

你也有,那些经历中的创伤

 

今夜的雨滴落下,这生活的米粒

困顿着,迷茫着,时光里面的玫瑰

我在忧忧地等你醒来

在你我之间的窗台

——————————————————————————————————————————————

林明忠  嵊泗列岛人。舟山市作协会员。作品若干发表在《诗刊》、《诗歌月刊》、《海中洲》等。

 

渔网图

 

渔网很长,把一条路折叠

足够让补网的女人走过一生

像长发一样盘起,渔网的每一根丝

都穿在梭尖上,颠簸在船头和风口的惊心

她把一辈子的色彩都卸给了渔网

解开那已经缩水的衣襟

寻找被风暴一次次穿越的破绽

她的手编织一床港湾

 

网铺张开来,长大水鸟一样的脚

奔跑于海岸边的繁忙

把所有的船像鞋一样收拢

她站立坐下,仿佛一场自我虚构的出嫁

——————————————————————————————————————————————

姚碧波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舟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1986年开始文字创作。作品见于《星星》《萌芽》《诗歌报月刊》《诗林》等,著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上百万字。

 

飞进店里的蝴蝶转眼不见了

 

夏日的早晨阳光很明媚

在我常去的沙县小吃店里

当我埋头吃米面的时候

不经意的抬头间

发现店里飞进来一只蝴蝶

色彩斑斓,翩翩飞舞

当我想看得再清晰些

低头拿起此前摘下放在桌上的眼镜

当戴上再抬头的时候

空空的,蝴蝶已经不见了

 

蝴蝶飞得可真够快的

就在这么一刹那

不知是飞出了门外

还是飞进店里的厨房

我摘下眼镜继续吃米面

如果再有蝴蝶在我的眼前飞过

我肯定会把它当作

街上快速驶过的汽车

反射过来的光线

——————————————————————————————————————————————

孙海义   笔名舟子,浙江省作协会员,舟山市作协诗歌创委会主任。作品见于《青青年文学》等,著有诗集《我的波浪家园》《风吹波浪》等。

 

大海像一盒火柴内藏无数火种

 

像一盒火柴内藏无数火种

有时还常常将自己划伤

你的身体谁能做主?别让幸福

断了航线。岱衢洋浩瀚的神性

让我追问的真相——令人窒息

铁板沙带给我一地细碎的感觉

谁能抓住鹿栏晴沙这般亮相的扶手

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免费的午餐

只有退潮时我才能看清你的底线

情怀之旅的每一次轮回

延伸航程当中空旷的震颤

一个人只有点亮心中的桅灯

才能像红灯笼饱满地喊叫

学那寒冬里的腊梅等候春天

——————————————————————————————————————————————

啊呜   本名袁敏敏,1982年生,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舟山市作协诗创委副主任,入选浙江新荷计划青年作家人才库,并参加第三届新荷作家训练营。著有诗集《间或一轮》《反复播放的夏天》。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

他都没力气再看一眼天空

天空只好下起雪来

白白的,又夹杂了一些

睡眠不好的人才有的血丝

耶稣两条舒展的胳膊

便把雪接住,臃肿

一直到那些雪片黏糊糊地

从胳膊上垂挂下来

一个看完行刑仪式

又溜出来玩雪的小孩大喊:

“瞧,他有翅膀!”

这样,耶稣才缓缓地飞起来

而回家的人们,甚至

他们辽远的后代

也再见不到这个邪恶的死徒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