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长江诗歌》2014年第9期推出群岛诗群诗展

中国诗坛地域/群体推荐之

浙江舟山群岛诗群群展

作者:李越、谷频等12人

编者推荐语

    舟山诗群是指以舟山群岛诗歌作者为代表的一个创作群体。舟山群岛地处东海之中,是中国唯一以岛群组成的城市,共有1392个大大小小的岛屿,教科书中说是撒在东海之中的一长串明珠,这仅仅是个比喻。其实,这些岛屿,连同岛上的生命,终年被大海的波涛、迅疾的风暴所包围,与广阔的大陆相比,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生存环境、情感形态与想象方式。正是在这种“孤岛”般的生存境地中,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有一群年轻人厮守并热爱着他们的海洋家园,以诗歌为载体,用生命所有的激情抒唱着爱情与劳动、感悟与思考,执着而坚定地走过了一条值得骄傲的充满艰辛的追求之路。
    群岛诗群最初亮相于《诗歌报》杂志“1989中国现代诗集团展示”,后相继在《诗刊》《青年文学》《萌芽》《诗歌月刊》《诗选刊》《文学港》等多家报刊发表过作品专辑。
    “群岛”诗人们的创作各有差异,但精神演变的轨迹是清晰可寻的,即从自然景观和日常生活的描摹抒唱,到展现特定地域风情的幽幻神秘之美,再转向对由生存的忧患意识所激发的个体生命力的张扬,最终走向对历史和人类命运的思考,四个层面总体上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螺旋式结构态势,并在整体上呈现出一种相融于海又超越于海的独特气质。这也集中剖析了海洋诗歌生命意蕴的丰富性与多元性,扩展其审美空间与实现精神超越的可能性。
    可以说,海洋诗歌构成了中国新时期诗歌创作的重要一翼,而舟山诗人的海洋诗创作又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主持/谷频)

李越
李越

吹笛手(外二首)
李越

傍着半暗之舷
九月的浪水使你断肠

鱼喝自己的血
灯伸出怯弱之手
那铜色的花朵也可攀摘吗
一管秋风,半窗明净
远去的布帆折叠了海岸

云朵坠入波心
一粒沙在寻找母亲
小小的水滴里你能找到
生命的光亮吗
古海风爽透骨髓
且让你多情而空瘦

死去的面孔醒来了
眼睛在水面静静磨擦
吹出弦月,你能吹一切的悲欢
随遗忘之水回来吗
冷露里蓦然惊起
家和妻在雨季那头

走过黄昏之岛
有灯火暖暖
你只得独吹天际的星辰了

你是浪子
梦想的花瓣从天空纷纷散落

热情

帆缓缓铺开黄昏
巨岩的阴影俯临深渊
新月之杯叮噹作响
这是一种引诱,古老又宁静
海鸟飞去,无数双手的枝丫
伸向天空

你的躯体
如遗弃于沙地之破舟

热情泛滥
墙与墙开始流浪
你梦见海涌上陆地
岛屿椰子般滚来滚去
甲鱼在大街上游行
每一扇窗口栖满美艳的海星星

从螃蟹壳中走出
你是那个蔚蓝色的海盗

睡眠中的水手

一张石桌,一只酒杯
他睡在桌旁
黄昏在窗外打着呵气

蜜蜂嗡嗡,酒浆荡漾
他梦见海
梦见峡谷巨大的伤口

杯子走来走去,石钟滴嗒
唱一支古旧之歌
他面临深渊
展飞如千年秃鹰

风进入杯子呜咽
睡眠深沉
病痛再不能折磨他
一群白鲸从冰块上滑来

一根鱼骨,一把刀子
心正歌唱着衰弱下去
伤口微笑,最初的星辰
照亮最险恶的波涛

一张石桌,一只酒杯
一颗海洋巨大的心脏

        李越,浙江岱山人,大学教授。七十年代末开始写作,在《诗刊》、《花城》、《江南》、《山花》、《东海》等发表作品数十万字,著有个人作品集《内心的尺度》、《逝去的古典》、《独饮苍茫》等6部。浙江省作协会员、舟山市作协副主席。

厉敏
厉敏

水边木屋(外二首)
厉敏

那棵流动的大树在哪里
那些挤在一起饮水的木屋在哪里
那水一样清亮的姐姐在哪里
那长着菱角的梦在哪里
远离的日子渐渐失去了水的关怀
就象鸟失去了翅膀
一切都得从脚下开始
漂浮的感觉已作为虚词
在静寂的屋内 怀念
家乡雨的声音
想象那些只适宜于种植水边的
白墙黑瓦该又是怎样的一幅
湿漉漉的水墨山水
那展翅欲飞的檐角
还在渴望飞翔吗

船长的眼睛

在巨岩下面的洞穴里
有船长的两只眼睛
几十年潮进潮退
两只眼球磨得锃亮
不断投射出刚性的光芒
眼眶的洞穴里有温暖的泉流
它来自海上来自心底的泉眼
两颗自由的星球
在海上寻找着生命的轨迹
风暴多少次像彗星
闯入目光漂浮的海域
却最终撞碎于船长的额头
鱼群为船长的目光吸引
不远千里翩然而至
这是唯一能射透海底的光芒
它使一切黑暗中的生命颤抖
前面是一片更辽阔的水域
船长稳稳地站在船头
像一座永恒的灯塔

海桐•冰凌

在岛上,我初识一位姑娘
她的名字就叫海桐
冰凌是她的姐妹
结着绿色的发辫
海已改写了她的姓氏
这里有她们生长的天空和歌谣
四月的阳光象透明的翅翼
海风轻轻将它吹响
她们站在险要的地方
如孔雀的招引
春天的情感有时候潮汐之间
便会抖露出全部真实
众多的波浪仰望她们
等待着她们星星般的花朵
突然亮起,点燃春天

         厉敏,舟山群岛人,中学高级教师。浙江省作协会员。著有诗文集《穿越动荡的午夜》、《心灵的视角》、《飘荡的情怀》等。

古岸
古岸

敌人(外一首)
古岸

我希望每天有大段大段时间
你,还有你妈妈
我拉着你的手,你妈妈牵着你的另一只手
我们在滨港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走
不需要车,不需要其他的
一路上,没有单位、同事
没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事
最好不用带手机
我们像是古时候的人
轻轻便便
走到那,算到那
时间是我们支配的
立正、稍息是我们支配的
我和你妈妈是你支配的
你是敌人
试图恢复我们青春的错误

小忧伤——七夕

有些日子在反复使用中
依旧簇新
念一句“坐看牛郎织女星”
夜色如期而至……
一幕幕,多个夏天。我听到空调的风机彻夜长谈
梦中的虫子爬出来,
纳凉的床摆在院子
你的发浸在槿树叶里
你在月亮底下
大海的梯子慢慢升上去
又慢慢地倒下来
有些日子在反复使用中
依旧簇新

        古岸,生于70年代,浙江舟山人,一直生活在海的周围。有小说、散文、诗歌等在《青年文学》、《太涯》、《诗刊》、《芳草》、《青春》《《小说月刊》、《诗选刊》、《星星》等发表.。浙江省作协会员。

朱涛
朱涛

隐身(外二首)
朱涛

像沉船,更像春蚕吐丝
隔壁一群耗不尽青春的狼,嚎叫着
放肆地击打铁。鹰钩鼻吐出的中文
 个个精神抖擞,  
显然,怀中撒娇的兔子把月光惊住了
 
百年之后,不成文的特权和铁律依然生效
他们丢下弹壳、香口胶、安全套
我们渐次低头、哈腰、捡拾
 
又一轮的结鼓传花。终于忍无可忍
操起家伙厮杀, 但我找不到
脚和蹦跳的心脏,她们早溜之大吉
我一直参加了这场狂欢。原来
我憎恨的不是狼,而是成不了他们的同类

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

像频发病危通知书,催我。家中
乱成一团,客厅花瓶里的花
都活过来了。玫瑰、樱花、蝴蝶兰
蔷薇、罂粟、郁金香
还有面目不清的
一个个争吵着要见我
最激动的是一枝旧海棠
说三十年前同游苏杭,夜航船掬起波浪
皂角浣洗过的香波 我最爱
哦,难怪逃出体内的心脏
像蹦跳的皮球怎么抓都不愿回去
 
女人与自由,是男人奔跑的发动机
停下,一如飓风刃过的芦苇
这一天我一直抵抗,但你还是来了 
 
消防队员
 
他羞于承认自己的身份。这些年他不断提着高压水枪
从一个屋子跳到另一个屋子
反复的动作把他锤炼为
不化妆也能被火认出的老螳螂
“又来了”
 
玩火的按扭不在他手里
他就只能在身上演习
把自己烧得青一块紫一块了

        朱涛,浙江省作协会员。作品发于《诗刊》、《中国作家》、《上海文学》等刊物,参加过《诗刊》社青年作者笔会,著有诗集《站在舌头上》等。现居广州。

幼子
幼子

世界就是这样(外一首)
幼子

 如果你不微笑,我仍冷莫的行走这个世界
生活中有许多种方式可供选择
离开、停留、徘徊、或者回退
一万种的可能,一万种的变迁
而你只给我一种
 
在雨水疯狂降临的季节,黑暗也在无息的来临
许许多多的秩序被无情的打乱
唯独青山依旧
上帝只说了一句:
“一个晴朗的早晨,一万种不同的脸色”

他离开以后
 
他离开的时候
我想到了北方
想到了寒冷、想到了冬的临近
 
想到这个季节伏蛰中的事物
他们此刻不会出现
带着小火花一起出去散步
而我,有好多种计划
想去造访他们的内心
或是沉静下来,围着炉火,想想过往
一个人吹奏那些温暖季节里的事物
 
这些,只因有个人离开了
但他的温度还在
秋风刮的时候,也许我还会一个人出去
以他的温度来填充这条街的寒冷

    幼子,本名王幼海,舟山市作协会员。诗作发于《诗刊》、《诗选刊》、《文学港》、《天津文学》、《青年文学》等报刊。

孙海义
孙海义

海岸线(外一首)
孙海义

从此岸抵达彼岸,时间之藤
拽着屋檐下的风声
细浪推涌用心筑就的海岸线
“浪花把季节的湿润推开”
吹向远处的海风如绸缎一般抖擞
“蓝色的鱼群开满枝头”
“与岸相依的海水如蓝梦退去又复来”
渐渐,远去的背影定格在记忆之中
“闪着盐粒光泽的海岸线
更似一篇亮丽的献辞!”
岁月之口会说出东海之滨的海岸线
多少奇峰异石让我们目不暇接
就让我们在回眸中
——祈福永恒的穹顶

像大海那样
 
沉浸于大海的蔚蓝之中
任凭海的感染。没有边缘的海洋
由着我展开一层层向往
偶尔,我像海水静止在那礁岩边
对海洋天生的执著蓝得单纯又干净
我的想象总是和大海那样汹涌澎湃
内心深处托起一轮轮红日
仿佛拥有了一颗大海般的心
始终诚挚与执著地追逐那永恒的蔚蓝
和每一个爱海却晕船的人一样
有时我也会萌发一种征服海的欲望
只因大海属于真正的男人
曾经,伴着一个个岛屿度过无数春秋
港湾里小小的舢舨是我开心的护照
大海的宽容让我拥有无数方向
日子激情飞翔的体内盛开浪花
轮回中的大海用浪尖托起航线
在海的愿望中喊出自己心中的精灵
似乎在海水的腥咸中顶浪出港
怀抱我们的大海身藏无数能量
度过多少春秋才敢面对狂怒的大海

        孙海义,笔名舟子,浙江省作协会员。著有诗集《我的波浪家园》《风吹波浪》等。

谷频
谷频

桂林的旅途(外二首)
谷频

从南宁到桂林去阳朔
一路穿越的是广西大地的编钟
让眼睛敲打着两江四湖的全部风情
这里一座座峰丛都是虔诚的
虔诚得使我们灵魂可以行走彩霞之上
我更相信,这里每一片山水
都不会显得多余,如同抽象画的色彩
凝固时空的重量,神话般的漓江
让全世界的脚步一到这里都无法停顿下来

抵达阳朔的渡口,我才知道
这几天一刻不停的血液加速
早已把相机的镜头都幻化成了云彩
银子岩、月亮山、遇龙河……
如热带繁殖的百香果裹着刘三姐呼吸
哪怕是对岁月无动于衷的人也会发出欢叫
夜已深我想把体内的温度稍作调整
而新西街日夜流淌的灯火像绚丽壮锦
放在群峰围绕的枕边,温暖我久久无法入眠

我把脚印放进归春河中

这归春河注定有我前世的脚印 
声闻数里的德天瀑布飞泻而下
又是谁遗留下一粒粒历史的水滴 
那群峰浮动与流水横跨五十三号石碑
让来自不同方向的人在中越边界集市
触摸一些数百年记忆留下的门牌
我相信广西的山水都是大河通天
大自然的匠人从岩中提取多余的钙质
让深山的脉络延伸到了海洋

现在我又独木行舟在田园风光
草间鸣虫的两岸步步都是佳景
青铜的月色落满明仕河面
岸峰的侧影情态各异多像一朵朵睡莲 
被青竹篙打开又闭合 山民们的脸庞
始终沾着梦的潮湿。来自深山的歌谣
如经典的筝音始终弥漫米粉的余香 
而担水的阿妹正从上游款款而来
我看见草芽就要在她们的脸上抽出新枝

鹭鹚草堂

这浣纱江畔,逆流而下的木筏
引我而来,今夜有多少贞洁的灵魂
要怀抱着荷花在这里失眠
我们借助天雨种植玉米
草堂的土酒比越腔更为浓烈
而这份山盟海誓正和杯盏一起燃烧

在时间上游扩展的流水挡住了
珍珠虚构的梦境,谁忍心美的憔悴
哪怕再单簿的语言,都崇高于云朵
我看见越国的马背
驮着亮如丝绸的西施,大雁过后
故里被大雪翻译成了最昂贵的相思

今夜我们沿江边遍插茱萸
这草堂便是大地惟一的风景
我们饮酒而尽,见证星辰
裸露在春水盈盈的地方,剩下的岁月
想着你,便会慢慢变成幸福的哑巴
而根须必将扎入我深深的凝望

        谷频,舟山群岛人。为浙江省作协会员,舟山市作协副主席,《群岛文学》主编。著有诗文集3部,并入选多部年度诗歌选本。

徐嘉和
徐嘉和

船(外一首)
徐嘉和

灯塔矗立在前方
海浪如雪鱼跃过洋面
船静谧地栖息在港口里
锚的触角深深地弹奏着缆绳的弦
酒瓶已空  渔夫的歌谣
飘荡在粗犷的天空中
港口是船安全的家  放置着
许多年前先人的梦幻
其实  船的灵魂就是掠过礁石
上空的鸥群  亮丽着搏击的愉悦

倾听涛声

只想坐在庙子湖的海边
倾听蓝色的涛声
三十多年来  第一次见到梦中的海
心像舟山锣鼓擂响在黄昏
如血的夕阳中

庙子湖  似有一段历史遗忘在海边
我只想坐在礁石上
看鸥鸟雀跃在咸涩的海风中
枕着涛声入眠
已是一种时尚的奢望

礁石点缀海的广阔
蔚蓝的海水蓝得让人晕倒
夕阳中的渔舟  孤寂而空灵
落寞而凄美
我不知道  父亲的灵魂在哪朵浪花中漂泊?

古老的石屋  海上的布达拉宫
浓缩成一段历史  珍藏在阳光的背面
船儿栖息在港湾
渔姑的梭子穿梭着对生活的
向往轻轻吹响的小螺号  
像蓝色的涛声
掠过梦幻中的大海

        徐嘉和,浙江岱山人,作品发表于《青年文学》、《诗歌月刊》等报刊,著有诗集《大海的涛声》,为浙江作协会员。

吴常良
吴常良

明晃晃的影子
吴常良

那些明晃晃的影子
已经变成了黑色的风
一直在吹
一直想爬上这座礁石

礁石开始松动
它的根基并不牢固
海浪已经拍了几千年
让礁石饱经了沧桑
满眼的凹坑都盛满忧愁
犹如一位老人
似在诉说着过往的一切

人们担心它会崩塌
会被海浪无情地吞噬
在阳光下瞬间消亡
连爬满的海螺也开始搬家
寻找新的安身之所

海浪一如既往的拍着
有时像母亲的手
有时又像父亲的巴掌
但礁石是沉默的
只想着自己要站稳
要作为这片沙滩的标志物
一直站下去

多少年后,礁石还是站在那里
让每个经过的人惊奇
或羞怒  或悲愤

        吴常良,岱山衢山岛人。诗作发于《青年文学》、《诗歌月刊》、《天津文学》等。

王兰飞
王兰飞

长涂岛的午后
王兰飞

夏日午后的寂静时光
蝉的嘶鸣  布谷低吟
风在山林里孕育孵化的声音
随意收拾了浮躁不安的心灵

单调无聊的意欲朦胧
于鸟声蛙鸣中腐蚀消融
浪花和雨珠在心里飞舞荡漾
仿佛灵魂沐浴后的鼓舞欢欣

我渴望植入大地
倾听海洋自然伟大的心律
白云飘浮在纯净的天空
告诉我生命的美丽和自由

        兰子,女,现居海岛渔村。作品散发于《诗歌月刊》、《天津文学》、《散文百家》《诗江南》等,舟山市作协会员。

谷均
谷均

在鼠浪岛的海边
谷均

湛蓝的玉带
从大海中央缓缓缠过
整个小岛闪动着陌生与胆怯
阵阵腥湿的风抓住了它的衣襟
 
我知道  做为一匆匆来去的旅人
我无法深入其中  无法破解更多
浪走潮起  周围的事物
仿佛正在向我靠拢
仿佛又正在 整理行李
人声鼎沸的海边
一些人浅浅地走进海水
感受着海水盐分的重量
而我一些零碎的心事
也以低低的姿态随意地
挂在某朵翻白的浪花中
如野马在远方纵横

        谷均,舟山群岛人。在《诗刊》、《诗歌月刊》、《文学港》等发表数百首作品并入选多部诗集。舟山市作协会员。

李慧慧
李慧慧


李慧慧
 
一张网的力量
除了捕鱼,还具有怎样的力量
于是有人定义,生活便是一张网
 
一张网,在渔妇的眼中
是汉子们的黝黑肌肤
飘浮在海中间
 
一张网,在渔民的眼中
摇摇晃晃
是阳光中跳动的音符
 
一张网,在咸咸的海水中飘飘荡荡
鱼与海的距离在缩短
网与海之间的距离在扩张
 
一张网,在鱼与海之间飘荡
网住了那位老人的乡情
网住了父辈的青春
 
        李慧慧,女,浙江省作协会员。作品散发于《读者》、《青年文摘》等, 著有作品集《如果我是一条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