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作家茶馆 > 群岛评论 >

群岛评论

评周波小小说集《行走的沙粒》

认识周波已有十余年了。在岱山的文学圈中,周波是一位以写小小说见长的作家。多年前,我还是报社文艺副刊编辑的时候,周波就已经对小小说情有独钟了。
    写小小说的人通常比较善于从生活中感悟些什么。就我了解而言,周波是一位有小小说创作天赋的人,除了喜欢之外,他还是一位十分懂得生活感悟的人。有时为了一篇小小说的构思更加完美,他会把正常构思中的小小说雏形拿出来与文友交流。记得有一次,在岱山的一位文友家的阳台上,为了一篇他正在构思中的小小说如何结尾,我们两个人一起想了不少结局。不觉日暮渐渐地西下,沉入到文学氛围中的周波却有了另一种快乐的表现。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收到了周波赠给我的一册他个人小小说集《行走的沙粒》,黑白版画效果的封面上一眼能认出那个熟悉的影子。从目录上可以看出许多作品都是近年写就的。但其中也有一些作品,当年我在任文艺编辑时,为之编发过。
    读周波的小小说,最大的感受是有生活味。他善于观察生活,解剖人物的内心世界。然后又典型化地制造人物和事件的冲突,最终达成戏剧化的结果。小小说《书记的幽默》,作家运用了一种反证的手法,把书记在会场中整治不正之风用戏剧化的效果表现出来,看似不可理解的作法,至结尾处彰显出作家小说构思中的良苦用心和诙谐幽默。尽管如此,读者在阅完小说之后,除一笑之外,也带来十分深刻的反思。
    周波的小说创作,比较注重于人物心理的描述和开掘,但他又常常把人物放入不同的矛盾中,读者通常阅至文章结尾处,方才恍然大悟。这一点可以从他的众多作品中给予答案。
    周波的小小说中有一种谐谑、素朴之美。谐者,诙谐也。谑者,戏谑也。诙谐戏谑,是一种愉快的风格,一种轻松活泼的境界。喜剧性作品中,它也可以是盛筵中的一只冷盘,一道点心。对于喜剧,历来人们已作过许多探讨。鲁迅先生说:“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喜剧所否定的是丑的无价值的东西,而周波的小小说善于揭示矛盾以达到喜剧化的效果。小小说《戒指》、《失眠的夜》通过人物心理的内心冲突表现了一种生活化了的喜剧。
    高尔基说过,他年轻的时候,读到福楼拜的小说《一颗单纯的心》,发现福楼拜的用语极为普通,无非是“一些我所熟悉的简单的话”。奇怪的是,这些话语一旦被别人放到描写一个厨娘的“没有趣味”的一生的小说里去以后,立刻产生了魔力,令读者激动不已。福楼拜并没有什么魔术,他的手段其实与虢国夫人相仿,不过是用“淡妆”展示了作品内在的美。
    小小说《藤椅》中,作家就运用了朴素的语言,通过我母亲坐在藤椅上乘凉,不停地与邻居聊天,全文中特别提到了坐了整整一个晚上,过去不愿长坐藤椅的娘,儿子不解今晚为什么会如此反常,看到最后读者才明白了作为母亲的“良苦用心”的心理。
    素朴之美就是一种内在的本色的美。古罗马美学家朗吉弩斯有句警语:“美的文词就是思想的光辉。”我想,对于小说来说,任何语言和手法只有当它符合形象塑造的需要时,才能引起美感。作家谢志强先生把周波小小说的创作题材归了两类:平凡男女、官场人物。我本人基本同意他的这种归类。创作的源泉来源于生活,这些跟周波的人生经历有关。
    与其说小小说反映的是人在社会与历史大背景下的一种缩影,不如说小小说是人生的“微雕”。而作家本身就是一位手拿雕刀的微雕师,他用自己敏锐的洞察力刻写着不同生活际遇的人生轨迹。正如作家书名所言,在小小说海洋中这本小小说集无疑是大漠之“沙粒”,但正是这么一颗朴素的沙粒本身所放出的热能却是永久的,带给他人以智慧。祝愿周波能写出更多更好的小小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