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写意岱山 >

写意岱山

弯进蓬莱仙岛的风景

蒲门晓日
 
你是信念的灯盏,照亮我对黎明的期盼。
在苍茫的夜色里,在岱山,在蒲门山项,我会选择适合的高度守候你,赏你初升的圆满与红润,赞你洒向人间的光芒与温暖。
在你到来之前,我会把想象印成夜的明片,发给辽阔的海,发给如黛的山,发给调皮的星,让他们知道,我在等你。
等你,我在习习凉风中抱紧一腔诚意;
等你,千万目光列队,朝向东方。
雄鸡仰首,高频的啼鸣将夜幕缓缓推向西边。
你在一片喷薄的惊呼声中跃出地平线,上升,上升……
用炙热的情感划出时光最炫目的弧线,用明亮的梳子梳理黑暗或不明不暗的事物,用你宽大的胸怀和高远的目光指引着我
走向生活的暖处,品味阳光明媚的日子。
 
石壁残照
 
当石头成为风景的灵魂和生命的时候,我想起了岱西镇双合村。
在这里,人们称石板为特产,石质细而坚韧。
在这里,一块石头就是一贴风景,刻印着五六百年的风韵。
50多处石景旧迹,见证着石头不老。
老的岁月,沉淀出石头的价值,一块块地风光。
石峰雄伟挺拔,石壁形如刀削,石幔色彩缤纷,石潭清晰见底。
一双双勤劳的手,敲打出奇石怪洞的灵感。
岁月深处,终有一些文字会为石头低唱浅吟,美化生命。
进塘上望,峭壁戴云,夕阳投影。
——石壁残照。远观或近赏,都是一章壮丽的诗篇。
 
石桥春涨
 
石桥,是一部古代史;桥头,是一部近代史。
石桥春涨,是一部情感史。
潮与潮相拥,情与情相连,碰撞出石桥古老的记忆。
南浦之潮,北浦之潮,水涨船高。
南来北往的船只踩在浪花的肩上,亲近石桥的晨光暮色。
桥用固定的姿势静观时光之水,潮起潮落。
石桥的梦是有节制的。即使柔情之水轻荡心壁,也不希望泛滥的情潮覆盖青春的裸体,它要留一部分给行人,留一部分给春天。
桥边林立的商铺,与桥分享繁荣的日子。
桥下,水在流,碧波荡漾。满载春色的舟船点缀着桃红柳绿。
风吹花舞。一朵桃花,一朵朵桃花纵身跃下枝头,融入情感的浪花,演绎着浪漫的流程,勾勒如画风景。
 
鱼山蜃楼
 
海市蜃楼,一半枕着海,一半枕着天。
岱山,是海市蜃楼的温床。
“仙山楼阁影重重,缥缈虚无接太空”
海市蜃楼是我在岱山遗失的梦叶。
千里迢迢奔赴岱山,只为在幻化的梦境,拾取三片梦叶。
第一片梦叶:海市。梦中的琼楼玉宇修筑在辽阔的海面。不担心高处的寒流,唯恐咆哮的海水打湿千年的美梦。
第二片梦叶:海虹(即彩虹)。梦是七彩的光谱,红,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舞出无比艳丽的向往?
第三片梦叶:海磁。厌倦都市的喧嚣,就到岱山来,把楼阁造在空中,把岛屿搬到云里雾里,愰愰忽忽观望红尘。
三片梦叶组成的梦境,引我走近鱼山蜃楼。
 
鹿栏睛沙
 
嫦娥欲觅人间仙池洗浴,最终选定岱东大型海滨浴场。
这里沙质细腻柔软,海水纯洁清凉,洗浴完毕的嫦娥不知不觉睡着了。翌日太阳出来,嫦娥已躺成了月牙形的沙滩。
我的虚构是鹿栏睛沙阳光潋滟的情感画卷。
蓝得透明的天空,飘浮着几朵白云的圣洁。风,柔柔地吹。
沙面水漾,微浪折皱,金灿灿的阳光细碎,绵延。
站在这里的人,是一道风景,可以卸下伪装,卸下面子,赤身仰躺,让身体和灵魂接受一次澄澈的洗礼。
在起伏的波浪和光洁的泡沫环绕中,倾听海的声音,倾听海水与船的交谈,倾听人与自然的对话。
倾听沙滩上追逐的兴奋,阳光下裸露的幸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