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写意岱山 >

写意岱山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

 
 
三十年前,我考上了师大。和我一块报到是一个叫珠珠的姑娘,她的眼睛秋波荡漾,就像蓝色的海水。她告诉我她是岱山人。
“岱山知道吗?海上的一个岛。”
“那你就是海的女儿!”从那一刻起,我就认准她就是我生命中等待的那个人。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海的一切。“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那个童话世界一下子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情愿一辈子生活在这样的童话里。我接着说:“你的双脚一定是鱼尾巴变的!”
她莞尔一笑,说:“傻瓜!”
我们相爱。她说她会一直看着我,这样我就会一直存在于她的世界。我说我会一直在她的眼睛里,就像飘浮在蓝色的海水。
毕业时,我告诉父母说我要娶一个叫珠珠的岱山姑娘。父母异口同声地反对:“那不行,你还要去美国。”
“我不想去美国,我只想要珠珠。”
我要认定的事,谁也拦不住。
父亲说:“我说不行就不行。大丈夫何患无妻?我不是看不起那个渔家姑娘。我是想说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你去留学不只是你个人的事,男子汉肩膀上要有担当!”
“好了!我们不反对你娶那个叫珠珠的姑娘,但也要等你从美国学成以后。”
我把父母的话告诉了珠珠,珠珠说:“你的父母真了不起,没关系,我会一直等着你从美国回来。”
我送珠珠回到岱山的东沙,我被东沙古镇的美丽风光吸引,我说我一定会回来和她一块生活在这美丽的古镇。
 
没想到,我在美国一呆就是十年。回国后,我的第一件就是赶快迎娶我那海的女儿。十年来我们一直在通信。她告诉我在东沙中学教书……她告诉我她父亲抓了整篓的皮皮虾,几个老汉用锡壶烫酒,喝得烂醉。喝醉就唱一首叫《摇橹歌》的民谣:“风外甥,橹娘舅。摇进岙,吃老酒。对摆橹,赛龙舟。单手橹,慢悠悠。”……那是一个多么令人神往的地方。我下定决心要回到大海的身边。我瞒着父母,在美国,偷偷地攻读了《海洋学》。
再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收到珠珠的信。……再后来,我又收到她的信,她说她最近一直在忙着练书法,当老师的字不好可不行。这次她信上的字写美极了……
我从旧金山上飞机,一直随身携带着她的信。我在飞机上读,在火车上读,在开往岱山的轮船上读。“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蓝……”我又想起了安徒生的童话《海的女儿》。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在通往东沙的路上,我看见一个橱窗,橱窗里展出的作品中,有一幅精制的小楷,我认得出那是我的珠珠写的。想着分别十年的珠珠,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当叩开珠珠的门时,令人诧异的是开门的竟是一位陌生的女人。
“你是?”我问。
“我是!”
我知道她根本不是我的珠珠,我说:“我想见珠珠。”
“我就是珠珠!”
“我想见和我写信的珠珠。”
“我就是和你写信的珠珠。”
她看出了我的心事,说:“我知道你想见的珠珠。”
她带着我到一个叫石壁的山上,她指着一个小土丘说:“你说的那个珠珠在这里。”十年前的分别竟成了决别。我扑在珠珠的坟上,号啕大哭。
她说:“珠珠姐的坟面朝大海,她说海的尽头就是美国,就是旧金山。”
她告诉我她也叫珠珠,比我的珠珠晚两年分到东沙中学。她与我的珠珠情同姐妹。我的珠珠在得了绝症的时候,告诉了她一切。她说:“珠珠姐不想因为自己的离世,让你过分痛苦,希望我帮她一个忙,代替她继续给你写信。”
 
我已分不清到底爱上了哪一个珠珠?如果没有前面的珠珠,我不可能爱上后面的珠珠。如果没有后面的珠珠,那前面一个珠珠的死也将让我死去。正是因为后面的珠珠,让感到前面的珠珠根本没有离去。我要和她永远生活在这个美丽的海岛。
珠珠说:“如果不是为了一个承诺,就不会代替珠珠姐写信。如果不坚持写信以兑现承诺,也不会爱上你。我都分不清是自己爱上你,还是代替珠珠姐爱上你。”
我决定留在岱山。我娶珠珠的那一天,没有用什么红地毯,而是用三五只麻袋铺地,麻袋前后交替使用,大家说这叫代代相传。
 
又过了十年。
海风并不咸涩,相反我觉得无比的清新。我把目光投向大海。也许我目光根本就不曾离开过大海。一条长堤横在眼前,我看不清堤上的任何事物,它就像一艘即将潜入大海的潜艇。阳光越来越明亮。那条像潜艇的长堤渐渐地像一条海鳗在海涂上匍匐着。阳光更加明亮,那条像海鳗似长堤其实是一个美丽的小岛。我心里想起了一首叫《大海》的歌,歌这样唱: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就让我用一生等待……这首歌十年前就开始传唱,仿佛,仿佛就是为我而写。
在岱东的沙滩上,我的孩子,我和两个珠珠的孩子,在尽情地玩耍。我知道,他为何那么快乐,珠珠也知道。阳光、沙滩、海浪,还有刚刚种的花生。我的孩子,叫海生。他是属于这里的,所以他的开心不需要任何的理由。
远处有一艘船叫普远号。桅杆上的红色国旗在召唤着海岛的阳光。它还没有起锚,它在等待着,等待着涨潮的时候。就像三十年前,我开始的等待。此时,摩星山的慈云庵隐隐传来了钟声。我不想说出自己的姓名,我只是一个永远伴随大海的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