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写意岱山 >

写意岱山

叩响岱山门户

      岱山在海里漂着,海在岱山脚边绕着。是岱山映出了海的壮阔,还是海绣出了岱山的缥缈?只见流云缭绕,山峦峰尖遥遥地浸在水乳色的烟雾里。走过的景点不少,爬过的大山也有几座,像如此海绕山、山浸着海的还是初见,我想这就是蓬莱仙境之名的来历吧。
  这是初夏的六月,海风懒懒地吹在脸上,竟是久违的兴奋。
  沿着徐福的足迹,叩开了古镇的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高高的古镇门碑,它的庄严沉静和“东沙古镇”这四个苍劲的大字是那样的相得益彰,给古镇调上了安逸古朴之色。
  青砖、粉墙、瓦房,古镇,这字眼名副其实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一段望不到边的石板路隔开了两边的民居,也是这条石板通道方便着古镇人的生活。两边古朴的建筑让我起了一股莫名的惆怅,当年徐福真的到过此地吗?真的带着三千童男童女上过此岸吗?他又是以什么样的感受和心情带着这三千孩童去祈求一颗长生丸?但眼前的旖旎已经与三千年前无关。古朴的古镇里居然保留着标有毛主席他老人家当年的语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大礼堂,我猜想那应该是当年搞大寨、学语录时代专用场所吧。屋檐紧挨着屋檐,屋角又对着屋角,古镇的建筑紧凑而不凌乱,从建筑中你能感受古镇人的亲密,是那种我们向往的人与人之间的亲密,这种朴素的亲密,在古镇的建筑里、在古镇的人文里深深地让我感受了。
  既然叩响了古镇之门,我想我更该去叩开古镇里的那个海洋博物馆吧?那里真实地展示了当年渔民的艰辛与刻苦。
  大厅里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边上四条长凳,安安静静地迎送着在它们身上停留片刻的参观者。一边是渔网纺织过程的展示。那原色的绕线车在这展馆的角落里,静静地守候着岁月的变更,也默默地感受着时代的变迁,银白的渔网显得那样的纤细,似一位贤惠的渔嫂,静待她出海劳作的丈夫。受不了这深深的蛊惑,撩起竹梭,我也装模作样当了一回渔嫂;一边是贝壳类的展示,从深海贝壳到浅滩贝类,应有尽有,让我看得眼花缭乱,虽是海岛上的居民,却是第一次见识这么多的贝类,也是第一次知道了竟然可以用那些贝类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面和装饰品。博物馆的二楼是鱼类标本,千百种的鱼类和千奇百怪的虾蟹类。最吸引我眼球的是当年黄鱼鲞加工的场面。从那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和雕塑,我看到了渔民的汗水溶进黄鱼里,我也看到了那些渔嫂们扶着酸疼的腰的同时,脸上漾开的是幸福、是欣慰。那是收获,那是丰收,是渔民们用汗水换取的成果。看不完那一幅幅渔味情味浓郁的画面,数不尽那一道道岁月的风帆,但是时间不容许,我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尽管不舍,还是挥手跟那朱红的长凳说声再见。
  绕过长长的山路,到了磨心山的脚边。磨心山?为什么会是磨心山?好美丽的名字,是不是又有什么样的故事等着我读?失望的是,这好像没有故事,也没有人告诉我那名字的来历。于是,我宁愿给她一个故事——很远很远的时候,这里住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因为美丽也同时增生了很多烦恼,于是,她最终决定脱离红尘,就到了这座山里来请教一位大师,大师二话没说,只扔给她一枚手指粗的钢筋,叫她到山脚的溪涧边上磨,把它磨成了绣花针,再去找大师。可惜,这故事没有,我看到的是耸入云霄的塔顶和威严的大雄宝殿,听到的是沉重的梵音,闻到的是夹杂着海风气息的香烛味。于是,我也虔诚地合掌礼拜,愿我心依然……
  浑色的海水被血色的夕阳映衬着,恍如被大火燃烧着,随着波涛的起伏,更是像极了奶奶土灶里的火焰。拾级而上泥螺山上的海坛,仰望着那被四条龙紧紧拥抱着的定海神针,通体金黄,这是岱山人民的祈盼吧,希望神针能带给渔民安全和收获,能庇护这方人们平安幸福。此时在我脑海里浮现了《西游记》悟空手里的那根“如意金箍棒”,我一脸疑惑问同行的老师,你们是不是把悟空手里的金箍棒借来了?惹得他们都笑我傻。是呀,幸福,安宁,健康,富裕,不仅仅是岱山人民的祈盼,更是我华夏子孙的期待!
  看不烦岱山的景美,吃不厌岱山的海鲜,我还会继续,继续来叩响岱山之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