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写意岱山 >

写意岱山

岱山醉海

 

                                       

 

风来,拨动着海的弦。岱山诸岛仿若迷人的小夜曲,柔婉而神秘。

一、

无边无际的海,是母亲宽阔的胸怀,把岱山轻轻拢住。清晨,温润的海风剥开夜的雾幔,扯一线鱼肚白在水天相接处。海轻睁睡眼,推动层层叠叠的潮水,一波接一波地拍打沙滩。于是潮声弥漫,唤出天空五色霞光,映得海面一片斑斓。斑斓中,岱山群岛宛如散落的明珠,在霞光里熠熠生辉。

风搅动着霞光,海面流光溢彩,仿佛打开一个童话世界。低徊的海鸟,似在与霞光争宠,黛色双翼剪断水天处漏出的金光。岱山群岛在霞光满天中醒来,舒展腰肢,合着海风哼唱。逐海的人,聆听着海的歌谣,赤脚踩碎了沙滩上的霞光。他们带着几许兴奋,顽皮的孩童般与潮水嬉戏,满心欢喜地拣拾着海的馈与。风声人声水声,在清凉的海风中碰撞着,让沙滩喧腾起来。这喧腾中,东边天际渐次燃烧起来,蓄积着海的壮阔,灼灼地耀着人的眼。那一刻,天地间所有声响都不复存在,只剩下水天相接处的辉煌。

那是一个盛大的仪式,海以无限虔诚凝视着,生怕错过朝阳的升起。一点儿一点儿的,朝阳从海的帷幕中露出了脸,与海深情对视,瞬间天空变得一片绚烂。岱山诸岛越发清晰起来,迎着清晨的风展颜轻笑,像极了一群可爱的孩子,哪儿都透着纯真。

无数海鸟在海天间盘旋,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它们是海吐出的音韵,那么美妙轻柔。刚刚升起的太阳,给鸟翼镀上一层金色,那灵动的身影便多了些神秘,让海平添了几分仙境意味。海鸟是神的使者吧,它们那样自在地舞动着双翼,偶尔来一个俯冲,与浪花热情拥抱一下,顺便拿走浪花捧出的礼物。这情景,免不得心旌摇曳,只想化作鸟翼上的一枚翎毛,去享受海风的抚弄。而蓄满诗意的海风,正爽爽地滑过沙滩,捋顺逐海人的头发,翻看他们手中的收获。几个女子的清脆笑声被海风觅着,便使劲扬向四面八方,害得不少逐海人抬头寻找,大约是想拾得些快乐。不远处,几艘渔船扯起了帆,正迎着清晨的阳光驶向海的深处,它们是岱山投向大海的问候,归来时必带回海的盛情。

牵了清晨海风的手,在沙滩上留连,读海曾经的过往。所有海滩,都是海记忆的凝固,要一颗细腻的心才能读懂。

赤脚走在沙滩上,感受海昨日的搏动,心竟会有些许疼痛。昨日的风浪与波涛,此时已敛声隐形,默默地随着海延展,绕住岱山诸岛。有人说,沙是海凝固的眼泪,那沙滩岂不令人感伤?阳光在沙滩上弹跳,折射出细碎的光,有几缕刺入眼睛,忍不住猜想沉在沙中的故事。以海的博大,不用这些细小的沙,如何能记下所有的过往?阳光亲切地爱抚着沙滩,像在翻看一个个远去的细节,虽重复了千百万次,依然保持着最初的热情。这是太阳与海的恋情,已被时光反复打磨,却依然保持着新鲜。这样看来,岱山诸岛该是海写下的徘句,虽短小却意蕴丰饶,供阳光在岁月里慢慢赏玩。

沙滩上,一瓣瓣贝壳,宛如海飘落的花絮,蓄着洁白的温柔,那样纯正。岱山静默着,看海水一次次冲上沙滩回视过往,心满是虔诚。拾几瓣贝壳,细细端详,会有几多岱山的故事凝结在那精巧的造型中?

这沙滩,想来会有仙人踩出的印迹,岱山可是名符其实的海上蓬莱啊!久远的场景,到底是敛在一颗颗沙中,还是收进一瓣瓣贝壳里?潮水抹去了看得见的痕迹,却抹不掉沙滩的记忆,所以许多传说一直在海风中飘荡着。

何不去岱山北部的鹿栏晴沙呢?那样绵长的沙滩,大约融入了岱山的所有细枝末节,却沉静而坚忍,以铁一样的性格。泛着青灰色的沙,略略带着冷峻,越发衬出阳光的温暖。阳光的温暖中,徜徉在鹿栏晴沙的怀里,裸露的脚趾感受到岱山跳动的脉搏。四千多年前的渔猎煮海是从这沙滩开始的么,那该是如何宏大的气魄?我们的先民,虽没有仙人的风雅,却扎扎实实地捕渔狩猎,过着尘世中的烟火日子。这烟火日子让我们感到岱山的绵长历史触手可及。

鹿栏晴沙绵延数千米,是岱山与海没有尽头的缒绻,自是风情无限。鹿栏山从三面裹住沙滩,生怕哪个抢走它,真让人嫉妒这情感的深度。青翠的鹿栏山,茂林与繁花摹写着如画风景,而这画的精妙依然是海与沙滩。海滚动开无边无际的蓝,闪着丝绸般的柔滑,却在沙滩的灰色里沉静下来,那是仕女屏息的瞬间。岱山在海的面前,本就是如此温婉啊,每座小岛都圆润成一枚珍珠,饰在海飘荡的裙摆间。

许多时候,鹿栏晴沙都大睁着灰色的眸子打量游人。来自四面八方的游人,在沙滩上如此恣意,想来是海让人返朴归真。沙滩中间,泥螺山孤傲耸起,礁石峻陡崔巍,那该是海坚毅的脊梁。凹凸不平的礁石,让人深刻感受到大海的力量,除了惊涛裂岸,还有对海岸不动声色的雕琢。许多时候,海静默,沙滩亦静默,静默中尘世却几经变迁。沉积在沙滩下的渔猎煮海,或者已散作海风声,蓄在贝壳中,期待倾听者恍然的刹那。如果有那么一天,岱山消失在海的波浪里,也不该遗憾。因为海的记忆里,定会响着阳光与沙滩的合唱,并没有一丝伤感。

赫然竖立的徐福碑,唤起的是另一重记忆。人类对海的探索,是以岱山为起点么?从古至今,海的神秘一直诱惑着人们,于是走向大海深处,便成了无数人的向往。

传说中的徐福揣着海上求仙的念头,带了数百童男童女,从岱山扬帆远航。蓬莱的海滩,或者还揣着些许期待,虽然潮水早湮灭了所有痕迹。那些船最终抵达了哪儿呢?有人说,今天的日本人跟徐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能求仙的船队就把那海岛当成了目的地,在那延续尘世的日子。但我却愿意相信,那装载着梦想的船队,真的寻到了海上仙境,于是他们一去不复返。

徐福没有归来,但岱山群岛依然承载着世俗的梦想。佛家自是来了,超凡脱俗的禅师,怕再也寻不着哪个地方比岱山群岛更接近他们心目中的圣地,于是超果寺、崇福庙、慈云极乐禅寺先后建起来了。海的音韵中,颂经声显得格外空灵,安抚了无数浮躁的灵魂。

 

千百年来,海唱着欢快的歌谣,岱山诸岛就在这歌谣里沉醉。乘一缕海风,合着这海的音韵,与霞光共舞,让沙滩的记忆里留下更多的美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