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写意岱山 >

写意岱山

岱山的蓝色梦恋

 
                                                              
 
          对岱山的梦恋与向往是蔚蓝色的,犹如对海洋的梦恋与向往。岱山是个岛屿荟萃之县,县境内大海之上居然散金碎玉般镶嵌着406个岛屿,256个海礁,从而一手抽丝般扯出4916平方公里的海域面积。从舟山群岛的版图上了望,那一群大大小小的岛屿犹如一颗颗珍珠,你只须一根银线将它们轻轻地串联起来,就是一串美仑美奂的天然项链;而岱山无疑是这串项链中最大最丰润的一颗。
        作为中国海洋文学的开山之祖,班固之父班彪于东汉末年作《览海赋》,从而成全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海赋。此赋今仅存36句,采用游览赋体写法,开门见山言明览海之缘起,“余有事于淮浦,览沧海之茫茫。悟仲尼之乘桴,聊从容而遂行。”之后,西晋文学家、海洋文学的又一开山之人木华,亦即玄虚先生,此君长于歌赋,以隽丽著称,在他仅存的一篇赋文《海赋》中浩叹:“其为状也:则乃滺渫潋滟,浮天无岸;浺瀜沆瀁,渺弥湠漫;波如连山,乍合乍散;嘘浠百川,洗涤淮汉;襄陵广舄,澆滆浩汗。若大明摽辔与金枢之穴,翔阳逸骇于扶桑之津;彯沙礐石,荡澚岛滨。于是鼓怒,溢浪扬浮,更相触搏,飞沫起涛。状如天轮,胶戾而激转;又似地轴,挺拔而争回。……”木华虽未言明状写东海之大、之广、之怪的海况,却如登临岱山而浩叹:“大海,你他妈真帅!”
这一刻,他的确是写尽了大海之情态了。此间,面对或遥想大海,众多文人墨客相继发声,留下了许多瑰丽的篇章。其中翘楚的有东汉末年王粟《游海赋》、曹王《沧海赋》、西晋潘岳《沧海赋》、东晋庚阐《海赋》、孙绰《望海赋》、南齐张融《海赋》,梁肖纲《海赋》、《大壑赋》等。然而,所有赋文中艺术成就最高的,还是木华的赋。木华之外的文字,似乎柔弱无骨,再无木华的劲丽、霸悍了。当然,曹丕的《沧海赋》,没有开头结尾,似为节录,但仍见他高瞻远瞩,讴歌大海“美百川之独宗,壮沧海之威神,经扶桑而遐逝,跨天涯而托身”其父曹操的《观沧海》的诗歌也自是颇可圈点:“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澹澹,山岛竦峙。树木丛生,进草丰茂。秋风萧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曹孟德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借大海上升到“歌以咏志”意识高度。曹操写这诗时,刚刚打了胜仗,正春风得意,而诗中的“碣石”在今河北省乐亭县西南,那儿是没有海的。试想,曹孟德倘若来了东海岱山,登临观海,又该有一番怎样的感慨?!想到此,真为老曹遗憾。否则,他的《观沧海》将会是另一番奇特的文字景观。
       当然,每个人眼里都有一个自己的大海,心里更揣着一卷私秘的蔚蓝色梦幻。此后,在北宋杭州任上的苏东坡面对钱塘江大潮,也曾遥想东海之壮阔,吟道:“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摇荡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苏东坡无疑是个具有浪漫主义情怀的诗人,他是由钱塘江遥想到东海之海市蜃楼了。可是,岱山人是真真确确地亲眼见到了海市蜃楼的奇幻景观的,这有岱山古贤的诗为证:“云连波白蒸鰲柱,月带潮青结蜃宫”;“仙山楼阁影重重,缥缈虚无接太空”;隐约烟霞警变幻,虚无屏嶂任回环”……
         当代散文作家杨朔生前也很迷恋大海,曾屡屡向大海献文致敬,说“一望那海天茫茫、空明澄碧的景色,真可以把你的五脏六腑都洗得干干净净。”他说:“我真想变成条鱼,钻进波浪里去。”(见《海市》)杨朔的同乡、另一散文作家吴伯箫也痴迷海洋,写了《向海洋》一文,向大海脱帽致敬:“海洋上是老家。海水的蔚蓝给自己黑的瞳仁添过光亮,海藻的气味使自己的嗅觉喜欢了鱼腥,喜欢了盐水的咸。海滩上重重叠叠的足迹,那是陪了旧日的伙伴,在太阳出浴的清晨和夕阳涂红了半天的傍晚在那里散播的。迎着海风深深呼吸的时候,眼前曾是令人忘我的万里云天。我怎么不心向海洋呢?”可惜,两位山东作家笔下的大海都是胶东湾的渤海。然而,无论东西南北,大海都是相通的,它们都共同拥有一个魂灵,那就博大、深蕴、包容、宽厚,所谓四海一家。
        岱山的海是独一无二的,它也是内海,多礁石、沙滩、泥涂,单单沙滩面积就占住747亩,那将是多大的海滩浴场啊!它有大江大河的汪洋恣肆,又多一分湖泊的温顺、旖旎。它总体上拥有海的性格,但它是多情而温良的,兼具了江河的秉性、湖泊的平静,溪流的曲折、柔润、细腻。你想,有那么多美丽岛屿的簇拥、呵护、管束,它怎能野得起、狂得起啊!
        因而,岱山可说是海洋之旅的不二之地。再说了,你去了渤海、南海、东海,岂能错失这东海之隅、拥有一堆海上明珠的岱山呢!岱山的每个岛屿,都犹如风情万千的情人,任你爱也爱不过来的。
其实,早在一千八百多年前,木华就一眼看穿了海的深邃内涵,他在那篇海洋的开山之作之一的《海赋》结语处写道:“且其为器也,包乾之奥,括坤之区;惟神是宅,亦祗是庐。何奇不有,何怪不储;芒芒积流,含形内虚。旷哉坎德,卑以自居;弘往纳来,以宗以都;品物类生,何有何无。”为说的清白,译成大白话是“大海为器,包括天地。这也是神祗的住所。积小流而成茫茫大海,能容众物而自谦,水的品德多么宏大啊,它是以谦虚自居的。海水外灌,百川入海,万物在水中相生相养,真真无所不有啊!”在木华眼里,大海是具有人的优秀品质的。我们爱所有优秀人物,怎能不热爱大海呢!我想,这也是岱山所有蔚蓝色的魅惑所在。
将近二百年前,俄国诗人普希金在他的《致大海》诗中引吭高歌:
                大海啊,我的心灵充满了你,
                还把你的峭岩,你的港湾,
                你的闪光,你的阴影,和波涛的喧响,
                带进森林,带进寂静的荒原。
我想,那时的普希金一定面对过与岱山一样的大海,一定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