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写意岱山 >

写意岱山

在海风和涛声中穿行

                                    
 
 
    阳光格外地好,空气也格外清爽,将视野拉得好长。天空也似一面瓦蓝的铜镜,映着白云悠荡。船似乎也格外快,刚刚还在如绸的洋面上起伏,不一会就到了衢山码头。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钓岛”,一个号称“东海第一钓”的小岛。从田涂码头望出去,看得见那个钓岛,如馒头一样矗立在海面,馒头顶上那几座彩色的“蒙古包”,在苍黄的洋面上透着五彩的光。
    钓岛很近,船还没在波浪上晃荡几下,人已到岸上,却是另一种风:岸边礁石林立,波浪明显动荡。路是新修的,一半是石头修筑的路,一半是木头铺成的道。岛的坡面平缓,显出人工平整的痕迹,在我的经验中,还没有那一块岛的表面看上去有这样的舒缓,充满动人的弧度,更妙的是茅草,齐膝高,在海风中起伏着,动荡着,翠绿翠绿的,看上去舒贴,养眼。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公园里的茅草,充满着自然的色彩与野性的活力。我记起小时候自家的山岗上也多是这样的茅草,也有这样跳动的颜色。
    海风习习,凉爽无比。站在岛上,回头看对面的田涂村落,屋舍幢幢,白墙青瓦,在夕阳下静默着。乐书记领大伙儿到岛的背面去,体验“海钓”。海风浩荡,海波激荡。扶着木道下去,那扶手湿漉漉的,一种咸涩的潮气从手心直传上来,而脚下就是嶙峋的岩礁,就是澎湃的海浪。岩礁突兀在海面,走过去须经过一条不长的桥。那石岩却是奇特,上面爬满了蜘蛛网一样的线条,该是千百年的风潮侵蚀,才有了如此奇特的空穴地貌。
    我和大伙儿一起,或站或坐,任海风吹拂。我看见不远的海潮处有一丛海藻,随浪起伏,而再稍远一点,一块礁石上又长满了海苔,墨绿色的,披拂在石上。大自然真是奇妙,生命在没有泥土的石上也显示出野性的力量,只要有光,有水,即使是咸涩的海水,没有根也依然依附在自然的怀抱。还有那些藤壶,那些海蟑螂,即使卑微着身子,仍向这个世界表达自己存在的意义。
    早有几个伙伴在旁边的一块岩礁上垂钓。还没多久,就听见惊呼声,原来是钓上鱼儿了。我原以为这海钓不大有可能钓上鱼儿,因为这里水有些浑,鱼儿不多。没想到还真有一下子,鱼儿也似乎为大伙儿凑着快乐。乐书记说,今儿海水不是很清,我还担心钓不上,看样子,天随人愿。还真是的,钓上好几条虎头鱼呢,就在要离身回去时,幼海还钓上一条呢。晚上可以吃上鲜活的虎头鱼豆腐汤了。
回来的时候,我还是禁不住那如绸一般茅草的诱惑,站在齐膝深的波浪中,拍了两张照。“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不能到蒙古草原,就站在这小小的海上草原吧,给自己一个自然,一个不老的风景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