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小说 >

群岛小说

付世女小说新作08-03-18

题记:世间许多事物都有理可寻,唯有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有了真爱,就会出现惊喜与奇迹。当邪恶遭遇善良,当邪恶遭遇真爱,奇迹也许就会这样开始……

狼和羊

狼看到这三只羊的时候,是在他吃掉母羊的时候。一口咬下去,在母羊凄惨而又绝望的叫声里,三只羊脱离了母体落了地。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直搞得狼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吃了,现在饱饱的,有点浪费。带着有点麻烦。三只羊倒是满不在乎,挣扎了几下就开始咩咩地叫,甚至钻到狼的肚皮下,弄得狼浑身好不自在。

原来,小羊竟将他们的吃母仇人当成妈妈了。狼觉得挺好笑,为这突如其来的三只小羊,他可是最爱吃羊的。他正盘算着怎么吃掉这三只羊的时候,来了一条蛇,小羊们吓得咩咩惊叫,一起挤到狼身边。狼急忙伏下身子,用肚皮保护他们。

狼能感觉到小羊在他的肚皮底下瑟瑟发抖,他觉得自己好强壮,好伟大。这种保护弱者的感觉真好。就在这一刻,狼改变了主意,他要将这三只羊养起来,等养大了再吃。

于是,专属于狼的那片草地上出现了这样一种奇怪的图景:总见一只狼带着三只羊。狼走到哪儿,羊就前呼后拥地跟到哪儿。狼停下来,羊就在他的周围散开吃草;狼若卧下来,就有羊趴上他软绵绵的身子,用嘴不住地舔呀,拱的,弄得狼身上怪痒痒的;狼翻个身,把羊掀下来,不一会儿,羊就又跳上来,狼没办法,凭他们折腾。夜晚,羊们挤挤挨挨地缩到狼的肚皮下,腿叉下睡觉。有了这三只羊,狼的心里很是舒畅,真是莫名其妙,好像狼天生该养羊一样。夜深人静的时候,狼扪心自问,我这是怎么啦,到嘴的美味不吃,反而劳神费力养起他们来了。有几次,他也曾试着凶狠起来,可是看着这些毫无防范的,紧紧蜷缩在他身边的羊,他又开不了口。

唉,算了,我就先养大了再吃。

日子一天天过去,小羊们渐渐长大,远远望去就像一团团洁白的绒球,可爱极了。夜晚,羊们虽然不再钻到他的身子底下,可还是挤挤挨挨卧在狼身前。

这时,狼竟有点恨这羊了,怎么这么傻,干嘛不逃掉?他突然想了个主意:训练这群羊,把他们训练的像豹子般跑得快。如果有一天,他们跑得慢,让我追到了,也别怪我狼无情了。

狼说干就干,开始训练这三只羊,让他们学奔跑了。羊们不知道其中的缘由,还是慢条斯理,优雅地走着,甚至撒娇在地上打滚。狼气急败坏,冲羊龇牙咧嘴,羊还是第一次看到狼的凶相,以为狼真的生气了,只好乖乖地练奔跑。

于是,山坡上又有了另一番景象:狼追羊,直追得羊咩咩叫着,拼命往前冲。狼也由开始的慢跑到后来的拼命追。

晚上回来的时候,羊们争先恐后地向狼描述着奔跑的感觉。除了累之外,还有了非常奇妙的感觉。风在耳边吼,草地、树木还有远处的小河,天上的白云,一切的一切都动了起来,好象有了生命一般。望着羊们兴奋的神情,狼真是又好气又好笑。而羊们也为狼妈妈的笑而更开心。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羊们在狼的训练下跑得越来越快,长得也越来越肥硕健壮起来。狼都快追不上他们了。此时他心里矛盾极了,他真想告诉他们,他是一只狼,天生爱吃羊。他非常想吃掉他们,只是他怎么也说不出口,即使说了,恐怕羊们也不会相信。对于这些日子来的点点滴滴,狼说不清到底和羊有了怎样的情愫,反正羊们有个小病小痛的,他心里难受得恨不得自己能替代。要是有强敌来犯,他会豁出命来保护他们。对于这些,狼在心里反复的为自己找着理由,那就是他要吃最好的羊,这么多天的付出是为了能在他生日的时候,好好的饱餐。于是,他在期待一个无月的黑夜,让他咬死他们,吃掉他们。可是,在每一个漆黑的夜里,看着羊们挤在自己身边,那副无忧无虑的睡态。他无论如何都下不了口。

狼简直痛苦死了。

最终,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狼悄悄地离开了。因为他实在是受不了内心的谴责,羊的温柔和善良一次次的温暖着狼,特别是前些日子,狼不小心被猎人射中了后腿,是三只羊不顾性命的救了他。

于是,山坡前的草地上出现了另一番景象:三只羊在四处寻找,寻找一只像母亲一样养大他们的狼。

 

 

飘在异乡的风筝

华灯初上的时候,倩已经开始往回走了。她不习惯于晚上走在街头,特别是有雨的夜。雨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她记不起来了,只记得走出寝室的时候,下铺的欣叫她带上伞。“伞,对了,我有伞的。”倩开始打开那顶伞了,那顶素雅的小花伞,是自己路过总府弄的时候,因着被它吸引,没还价就将它买下来的。此时,伞张开了它的优雅,恬淡地将雨和伞中的世界隔开,别人都说它漂亮,可倩不觉得,对伞有着说不清,也道不明的情愫。每次见它张开的时候,总能到了家乡那开在山上的遍地野花;又似乎能看到妈妈挂在过道上的花布门帘。感觉中,这伞很熟悉,也很温暖。

“相见时难,别亦难……”从精品屋里传出了凄婉而又穿透人心的古典音乐。倩冲动地伫立着,久久地站着,站着……歌声因着距离的阻隔,因着空气的潮湿而显得分外的忧伤。多少温馨的往事,潮水般的随着乐音在空气中回旋着,温暖着她长久离家而变得日益脆弱的心。音乐突然间断了,周遭车水马龙声响起。她觉得是赤裸裸地站在天底下了,和所有惶恐而又焦虑的未成年人一样,困于过度的自信与自卑之中,一种不能忘怀的湿漉漉的心事已经融入了倩的生命本体,一种热灼灼的审己意识诱惑着倩在茫然中观照着自我。

飘飞的细雨,漠无边际,像烟,像雾,也像倩那漂浮的捉摸不定的思绪,好苍茫,好凌乱。其实有这样细雨,又有歌声伴奏的时刻,应该是恋人们最浪漫的时候,可那不属于她,她是知道的。她出来只是为了散心,为了在想家的时候,有个可去的地方。可她不知道,今天会在街上听到那首最缠绵最令她心动的歌。有雨有歌的日子,才知道自己本身就是情绪的一种。

“我先走了,晚上早点回家!”一个男中音在倩的耳边响起,抬头凝视,一个陌生人站在她前面说着,眼光透过她的身体一直射向她的身后,她知道,这话不是跟她说的,因为一个调皮的声音,从她身后冒上来,“知道了,老爸,啰嗦!”男人微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倩深深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微雨之中,他没有再回头,也不知道有个女孩这么用心的看他的背影,但是,他却消失在倩与世界的和谐之中了。倩有了很温暖的感觉,那是属于家的。在这陌生的岛城,陌生的街头,竟然有人当着她的面讲她爸爸经常讲的一句话,那份温暖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她想起了爸爸,想起了妈妈桂花树下的神话,将荒野上捉住的流萤,用南瓜花包了做了黑夜里的灯笼……倩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又站在了楼顶,想家的时候,她常常会站在顶楼,视野与天地相接,不再困于近视,不再因阻隔而形成短见,悄悄地托鸿雁结队前往,捎去游子的眷恋一片,去寻找儿时埋下的童心,找回昨天丢落在山谷的呼唤……倩像一只飘在异乡街头的风筝,牵着家的温暖,开始计算起回家的日期了。

默默中,倩回味着刚才的温暖,依然在异乡岛城的街头伫立着。“嘭”一辆疾驰的自行车重重地撞在了倩的身上,倩来不及思想,身子撞在了路灯上,她一下子蒙了。“木头呀!路边站着,吓死人呢!妈的。”车主是个酒气熏天的年轻人,骂骂咧咧地扶起自行车,没有看倩一眼,径自又骑上车走了。大马路上依然是车水马龙,人们似乎都没有看见刚才的一幕,倩有点困惑,又感受到了一丝的恐慌,不知道这人头攒动的地方,涌动的到底是什么……

 

 

 

约会

已是下午两点三十分了,是俨约定的时间。她坐在茶吧那秋千架上,心也如这秋千似的晃荡着。是的,他不会来了,守时的他不会来了,没有一个电话,也没有一条短信来说明他不来的原因。

俨呆呆的望着那杯刚沏的绿茶,升腾舒缓,展现着刚刚经过历练的柔美,散发着它毕生的幽香。一切都结束了,她关掉了手机,对着那杯刚沏的绿茶痴痴地望着,她舍不得喝掉它,就这样趴在桌子上任茶叶自由地沉浮,也任过去的一幕幕如潮水般的涌来。说实话,俨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使得他渐渐地疏远她,一段日子以来,她小心地呵护着这看似牢不可破,实则薄如蝉翼的感情,或许是所谓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原来,缘这个东西真的那样的奇怪,刻骨铭心的感觉竟会是如此的短暂,甚至于已经渐行渐远了……一直令她魂牵梦萦的的情结会一下子恍如隔世,原来这切肤之伤会是如此的痛。

有人说,从一杯茶可以预测一个人的爱情。俨是个感情细腻的女人,喜欢了就喜欢了,没有为什么可言。今天,她很想问问他,为什么疏远她,像陌生人似的。望着眼前,绽放笑颜的绿茶,俨的感觉里却凝满了心伤,甚至于已经让这些伤口一一撕裂开来,她骗得了自己的文字,可是骗不过自己的心灵。生命把俨再一次推向思考的边缘,就像曾经做出爱的决定一样。曾经的包容与关爱已经不再,似乎是突然间被丢弃在这陌生的世界,俨含泪的张望,身边没有亲人、朋友、孤独如一尾失声的鱼,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安静的,自闭的,刹那之间封锁了所有的倾诉和激情,丧失掉了所有的语言。

突然,俨觉得自己很傻。约他来干什么呢?告诉他,从来没有在他面前掩饰过。无论是脆弱的,还是极至的,都是真实的俨。有什么意义吗?没有。就如自己,喜欢了就是喜欢了,难道就不许人家不喜欢吗?或许就是一个眼神看着不舒服了,或许就是一句话,有必要深究吗?其实,感觉的东西是非常微妙的,就算明白了又怎样呢?不喜欢了就是不喜欢了。又没有什么应尽的义务的,否则也就不会有什么覆水难收了,想到这,俨释然了,感到了这些日子来从未有过的轻松。

五点,这是俨给自己定的最后的时间。她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我等了一个下午,失望,也很遗憾从此失去了一个可以成为恋人的你。望了一眼他爱喝的绿茶,一口吞了下去,苦苦的,涩涩的,就像她此时的心情。不过她很高兴,有这样一个氛围,让她在沉默中坚守了自己最后的尊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