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随笔 >

群岛随笔

王幼娜随笔

烟花开处

             /王幼娜

 

烟花又开了!一朵一朵的烟花,在天空这个广袤的舞台上,尽力地释放着自己的绚烂和多姿。她们盛装出场,一个接着一个,把积聚了一生的热情和渴望在片刻之间表现得淋漓尽致。乐声起,花怒放,形消逝,烟飞散。在浓浓的年味中,在暖暖的亲情中,在冬夜瑟瑟的寒风中,它们

把自己诠释成吉祥和快乐的化身。

有人说,烟花的心是寂寞的。我说,夜晚的烟花是不寂寞的。因为它是以绝美的姿态在人们的眼中开放的。尽管它的生命短得用秒来计算,但人们却极尽赞美之能事,让它们在惊艳声中带着满足完美谢幕。谁的人生又能如此之灿烂?但是阳光下绽放的烟花呢,我不知道它们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出场的,曾经的梦想,被强烈的阳光之手,轻描淡写地折断,或许它们也曾被燃放的人赋予了更多的期待和祝愿,但是它们的舞蹈却在不经意间被忽略,只有那凄美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

烟花,本是一个多么富有诗意的名字,但是它们同样也有不同的命运。月光下的烟花或许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但是阳光下的烟花却让人有一种柔柔的心痛。生命何其短暂,却不能美到极致!然而尽管没有太多的赞慕者,它们依然努力地开放,努力地舞蹈,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那天,我坐在路边的早餐店里,听着耳边一声接一声的爆炸声,看着天空中暗淡失色的花儿绽放开来,突然有了很多感慨。烟花绽放时,我们深情凝望,烟花逝去了,我们很少怀念,或许这就是烟花的命运。生命如朝露,在阳光出来的那一刻固然美丽,却也是生命的最后时光。生命有时就像是一个易碎品,轻轻一碰就散落成碎片。那些日子我一直找不到心的方向,姨走了,鲜活的生命不在了。那个跟癌症整整抗争了十年的人走了,那个为我逛街买衣服时讨价还价的人走了,那个三天两头打电话问我家长里短的人走了,那个把青年时代的美好记忆和我一起分享的人走了。音容笑貌仿佛还在,却已是两个世界。我不知道人是不是每失去一个亲人心就像缺了一块,当心缺得越来越多的时候,自己也往另一个世界越来越近了。

姨走了,家里又发生了很多的变故,生活真的让人喘不过气来。但是每当看到那满天绚烂的烟花时,我依然庆幸自己还坚韧地生活着。生活不是夜晚的烟花,我们只是在一个平淡的舞台中每天辛勤地讨生活,困难也罢,挫折也罢,或许这就是你的路。

夜晚的烟花总会时时在心里开放的,只要你赋予它热情和执着。梦在,心的方向就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