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随笔 >

群岛随笔

张哲琼随笔

倒立行走在海里的鱼

 

 

                                        /张哲琼

 

第一次倒立是在磨星山的最高点,那时候是老爸在旁边帮扶一把,我才歪歪扭扭立起来。尽管至今我还是停留在那个水平,但就因为那一次倒立,让我爱上了倒立的感觉。

难忘那次倒立,还有一个原因是我看到了西边的太阳。我睁大着眼睛看着西边像烫了金似地蕴开去,天渐渐亮起来,当一轮红日从西边的山头忽地跳出来,霞光洒下来,我像是看到了流水溢彩。

原来很多东西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实现。

低头,我看到的却是一群蚂蚁正在相互厮杀,为的争夺一只干死的苍蝇,苍蝇被一块块地撕裂,看着残忍一幕,但小小的蚂蚁们不就是为了冬天能过上温饱的生活吗?

我觉得倒立着看一切就像是看几米的漫画,有童贞的笔触、有淡淡的浪漫主义,也有种种的无奈、也有点点的寂寞和悲情,但用图画描绘着一个个寓言故事、一个个成人故事,让自己惭愧于怎么就在匆匆里长大了。

在倒立的那一瞬间,我觉得世界都倒过来了。生活中熟稔的一切都用不同的形态表现出来,平日高大的树木不再遥不可及,大海就如在我的怀抱,蓝天却似乎变得不可触碰......

    如果我可以在日晷的孤影中将指针回拨,那我将倒立地行走在阳光下,那样就不用再去浅尝苦涩,可以让一切随着额头触碰头皮,坠落,从发丝流淌,流进掌下这经过风吹雨打的深厚的土地。

倒立地看着鱼缸里自由自在的鱼儿们,它们依然是那般快乐地游着。而我,像被时光吸进了鱼缸,开始了和它们一起生活的日子。原来鱼儿会精心照顾海藻,会维护自己的“菜园子”;鱼儿会利用工具去寻找食物,就算再笨的鱼只要有恒心也能找到吃的;鱼儿也会画地图,可以清楚记得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捷径。我开始慢慢习惯了在鱼缸里的生活,时而下游、时而上游、时而和伙伴们玩耍、时而也会水里倒立着看鱼缸外面的人们或喜或悲,他们开心时候会对着我们微笑,不开心时候又会对着我们难过,有时候心血来潮会给我们换水、重新摆放摆设,而我们这些鱼儿始终只是人们拿来打发时间的玩具。那时才发现我并不想在鱼缸里虚度,不想让人觉得我只是只“死脑经”的鱼儿,整天游来游去、无所事事,也不想让人认为我的记忆只有3秒。我要成为那只可爱的小丑鱼,去大海里结交形形色色的朋友,尽管会遇到大白鲨的追逐,也要鼓足勇气去战胜恐惧,为一些值得冒险的事情而努力。

我希望我能成为倒立行走在海里的鱼。在一种没有定律的节奏中,感受黑夜过后的日出与日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