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孙海义的诗

300里楠溪江(组诗)

 

/孙海义

石桅岩
             石桅岩,有浙南天柱之称。
                                         ——
题记

一种顽强,矗立在这山水里
问青天之势,拔地而起
任潮湿的底部喊叫奔流

这像是远古的一场情殇?
还是大自然途中出错
而死机,留下一片坎坷崎岖

溪潮生两岸,石桅挂着船帆行进
想到很多大事都已在公元前发生
那些根,我听不清它们的边际

是相约万年望穿秋水后的迷失
抑或是拥有凝固质地的标本
独是水的清澈守护耀眼的悬崖

我只有固执地按下回车键
就像不能深陷自己身体里的裂痕
这山水自有它庞大的秩序

峰峦伸展指尖,水崖收敛面容
绿竹树荫似正在掩映缓慢行走的光阴
失神的瞬间,深陷于这样一条溪流
                  2011.09.23
09.25



在楠溪江游泳
            做一个人不能有太多的欲望
            
否则会愧对清澈见底的溪水
                                          ——
题记

在小三峡出口大转弯处游泳
只为贪恋水的一个拥抱
幸遇高山流水,享受溪的明净
溪水应该会听懂我们的语言
生命在清澈畅快的洗礼中释怀

在楠溪江游泳,休验光滑的质感
在溪底凫水,仿佛隐秘在黑夜里
享受暗夜带来的幽幽快慰
做一次深呼吸,再在水下抱紧整个暗夜
让无限的虚构充满更多的弹性!

这一天,夕阳照着岭上人家
照着楠溪江水,光波泛泛
像是一个女人在暗送秋波
在这样的一片红云里,羞涩粼粼
如山风袭来,一切变得凉快

仿佛追寻青葱、追溯清澈的境界
与溪水一起激荡,让笑声
和神清气爽的收获溅起一小片回声
神韵倏然分泌在这般的空气中
这难得的间隙,我被牵入众妙境地

虽然不知道生命里那些幸存的鱼群
最终游向那里?但在楠溪江戏水
能让白天看不出两颊潮湿的破绽
直到一切如大海那样变得幽蓝
像那些迎风的船帆显得很快活
                  2011.09.19
09.25


岭上人家
                 “依山而居 与山为友
                   ——
题记:《山居》

岭上人家蜿蜒散布于山腰
清一色的木头民居
层叠交织古老的根蒂
这看似随意抛置的村落
悠闲享受岁月的轮回
其实饱含古人的隐痛和心血

了望依崖而居的岭上人家
峰峦叠翠,碰醒我的感受
剥开永嘉楠溪流域的那些豆荚
倒退着生活,其实更为重要
就像水的余音在峡谷回响
笑声随调皮的风滚下了山谷

穿行在峡谷中的先人
两耳肯定装满了一溪水声
而山谷——两岸的对奕
正随一座铁索桥穿古越今
翻山越岭只为记住山里的味道
可算一次对自然生态的追寻
                 2011.09.25
09.26


幽静的甸园

永嘉九丈,有一个幽静的甸园
如果你想关掉那个嘈杂的世界
那就请你到楠溪江畔来
住一住甸园的小木屋

当鸣叫的夜虫探听彼此的心事
它会帮你度过一个虚构的夜晚
如果你不说出胸怀里波漾
这个世界就会一直动荡不安

红灯笼次第亮起,蝶绕来飞去
像是对伊甸园的追寻
仿佛久违了的前世在此相聚
春的胎音里暗藏乾坤

吊脚楼的身后就是一片清溪
夜的拐角,是诗的停顿处
              2011.09.19
09.25

芙蓉村
        “江山如此多娇,如芙蓉缓缓盛开沧桑……
      
渐行渐远的乡村,似有若无的叹息;人生的
      
一次想逢,如光阴缓慢垂下头颅。
                                                            ——
题记

这是一个叫芙蓉的村落
背倚括苍山系芙蓉崖
它要像芙蓉三岩那样盛开
七星八斗组成迷人的漩涡
恍若隔世的家园,远古的家园

从车门就可看出渔樵耕读的嬗递
多少功名都被老房子里的人取得
你是否也想在此——红袖添香?
让一种很老的时光伴随山水田园
陪你慢慢变老。耕读传家

可这已成了回不去的梦境
一个村庄,老去的红颜
很难重新抹上胭脂
要怎样?才能击败时间
这位无声的强大的敌人?!

粉墙乌瓦,高低错落
1100
年的古村,被一些油灯熏黑
古民居,阴暗得似不可承受之重
看起来光用镰刀捍卫领地是不够的
桨声帆影也很难编织生活的梦想

我多么希望时间的经血
在村落里流通,古老的野性
如鸭子游水一般扑扑作响
但世上没有常开不败的芙蓉花
——
乡村正渐行渐远

单姓血缘飞檐斗拱的大气
已星移斗转,仿佛尽在想像之外
顺着儿时蛐蛐的叫声,谁能
用亲切的乡音为田间小路把脉
使日常生活补救村庄的裂缝

楼阁休闲般呈现那些美感
但这是很现实的生活,无法摹拟
如同要翻越一个个高坎
我把它放在字里行间
用风吹,吹走那些绝望的闪电

谁能一眼看透乡村衣袂里的虚实、冷暧
和悲喜?在这水长而美的地方
虽然村庄的额头,纷纷冒出汗珠
大地的坚忍,蓄得住最深的泪水
独由一杯杨梅酒喝到今天
                2011.09.17
09.21


在楠溪江漂流

竹篙一点,江水就漾成涟漪
一朵朵盛开在宽大的流淌里
泛舟楠溪,竹筏临风悠扬
近看滩林,远眺青山
溪光山色令人心旷神怡

与谢灵运对话,渐入佳境
仿佛有谁在遥指前村烟树
清澈透亮的江水也偶有起伏
潺潺之声中,察看溪流的变速
水的款步里间或有湍急

如果视溪水的流速为时间的消逝
历史应该可以在某个江段缓慢流淌
如同我们对古老家园的坚守
这个年代也应该可以快捷高速
就像道路四通八达的穿越

在楠溪江漂流,我发现——
山一定要高
树一定要绿
水一定要清!
而人一定要富有!

否则,单凭田园的耕读传家
难保书院不倒、宗祠不毁
古宅被夹在不伦不类的新楼中
这一大片散养的祖国
该如何托起乡村的脊梁

让这些无法被省略的伤痛
流经这片山水
让悠悠的光阴停滞、浓缩
把历史的过往——尘封
真心实意地留给子孙
        2011.09.15
09.17


丽水街
               每一座城市其实都愧对乡村。
                                           ——
题记

300
多岁的樟树,仍在溪边伸展它的青葱
长长的走廊是过去最好的交易场所
廊棚下的卵石路,显示细细密密的针脚
那脚下最易磨损的光滑部位
让旧时生活显得如此的一丝不苟

这一古代食盐之路在永嘉的中转地
600
余年的时光仿佛仍像那水碓转动
卵石铺成的街市,像一条通天的弧线
紧傍着永嘉岩头的丽水湖畔而上
古老集镇对水的运用可真妙手天成

古老宛如平静的美好在此安顿了下来
尘挨落定。丽水街里似有一句引人深思的话
憋在那些老宅的心里,它一直没有说出
这让我想了好久。盐的买卖曾给古镇带来生机
如今风流云散,只留美人靠默念昔日辉煌

这一天,丽水街像一个人比划了半天
我领略了大概。丽水街,是岁月的一个旁白
和那些远去的家园一样曾经都是我们的故里
秋色正浓,遗落的惊叹中暗藏着一团火焰
空心化,这农村之痛;月圆,家却难圆
                       2011.09.17
09.21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