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苗红年诗歌

电影频道(组诗)

 

           /红年

 

 

沉默的羔羊(美国)

身临世界的岔道

“你听到的是羔羊的哭泣,还是

自己的心跳?”蛹最终还是变成了蝴蝶

 

我们没有理由让他转回心意。否则,你也是个坏蛋

要想根除噩梦,就得先忘乎所以

要想改变性别,就得拿屠戮来弥补

精神多了水分。就会与现状脱落

像海子为倾听火车的疾驶而着迷

 

梵高已割下自己的肉体

而比尔这个细致的裁缝显然要在一块块人皮上

构思、开衩、贴边、缝褶

他要完成一件让难度与残损交融的新衣

那两个骗子都不曾想到的,连皇帝都想试镜。

但现在,他只允许我用星亮的烟蒂把它点燃

 

“睡得很沉,很甜,因为羔羊已经安静”

那安静的羔羊会是被击毙者?

会是戴上帽子,无声地进入人流

去体验隐蔽的海滨生活的心理医生

还是观众席上不露声色的沉默人

 

四月物语(日本)

如果年少时没有一桩正宗的感情
那无疑是在猪圈里度过的
                   ——
王小波

岩井俊二,《情书》的始作俑者
这回,他打开的是葱茏般飘着淡淡忧伤的月份
大地之间,弥漫起一种叫村上春树的味道
关于女孩青春,我们都有太大的想象
稍有风吹草动,伴随发际间跳动的蝴蝶结
她们就明朗起来
在原宿后街,花萼一样匆促的女孩
行囊里鼓足飒爽英姿,笑颜挂出羞涩、兴奋的招牌

那时,黎明像青春一样细腻光洁
来自北海道女孩,榆野卯月
只身正穿越繁华的东京大街
新季的花衣还未上架出售,就让情窦初播到风里
为寻找武藏野堂书店和一本同名的书籍
不。一张学长亲自包的旧书皮,不再顾及灰蒙蒙的阅读者
如果不是一场越下越大的雨
这个季节注定会留存一张忧伤底片
借伞,当然,她会来还的。并带上阳光般的笑颜

初恋的滋味,雪一样飘散,雨一样渗透
我们把年少的烦忧头发般剪短
听不到谎言和劝阻,只有轻率
突然生长,又藤枝般转身离开自己的家门
                                      
菊花茶(中国)

从冬至到立春,那个名叫建新的铁路工人
几天功夫,他从长度和宽度的两轴
读到生命自然渐进的比例
愣了半宿。他把原始的期待接入希望的轨道
火车打远方缓缓驶来,固定生活“模型”就是其中的
某节车厢,不突现,更无陌生。“像石头一样
活着,一万年又会怎样”

一只虫子不可能构成生命的脆弱威胁
作为引导光线的尘嚣,菊花茶、鱼化石、滑冰
他需要这些散布外来的气味和速度
帮助他完成的标志性仪式:哈哈,朋友式的夫妻

由于这种行为的过激和危险性,建新是犹豫的
“模型”迫切转换,让他重新考虑
心灵上的触摸,暂时不能安眠如常
用菊花茶的腾腾热气透出他们座位距离的远近
仿佛是他们的陌生到熟悉。恋情
多么合情却又无法把握

生命的意义只与生命的宽度成正比
无法决定它有多长,我们就分秒展露它的宽广
                           2008.01.22

低下层(日本) 

几名阴影中挣扎的小人物
一穷二白,对于60年代出生的我
感觉如重返低下层的牛棚
褴褛的、凌乱的、荒谬的
生存是上帝的案例

他也曾受难于:旧社会的十字架
这经年不朽的血海深仇

阶级友爱使他们如同垃圾
被遗弃却汇聚一堆
穷富的避讳就是划清界限
工匠、小偷、车夫、妓女和唱戏的
更混淆的是幕黑,让思维去受奴役
传统主义的新包装,比耳畔的混声
更冲击,更外来

我们和我们的孩子们
适合这样已修订的掌故,柳暗花明
                     

周渔的火车(中国)

我沉重的爱就这样留给了子孙
那伤心一页因此扩大了同情的领域
他们彼此相爱并互相靠近  宛如我的双眼
            ——
北村《爱》节选

为一首诗,彻底爱上写诗的人
多少年,我也曾为自己的诗去如何感染她
伤透了脑筋。“仙湖,陶醉的青瓷,细腻如同你的皮肤。”
这样简单又心照不宣的句子
让我陌生的灵魂滞留在幕布

对于旅途中的周渔,没有停靠的站台
呼喊着的激情如汽笛一鸣而过
再过,是她兰色碎花裙的跳跃
是引颈切望的痛楚。在两个男人之间
我看见她像一只鹌鹑笨拙地飞行又渐渐沉沦

火车厢房里的骚动,随暧昧的光影
恍若隔靴搔痒的灯芯,窜跃在周渔光洁的香肩之上
分不清孰暗孰明,一头挑出孤寂
另一头等待点燃。哦,沉默的唇
沾染忧郁与高贵的替身

懦弱而且近乎无能的诗人。少女幻想的
“献身”情结出没心灵的缥缈尖峰
等待着,让一片枫叶去关怀窗外的秋色
一部好电影,就像一首好诗
它除了唯美有时还需来点晦涩
                         2004.02.19

蓝莓之夜(中国香港)

幽默不是引人发笑,一部电影

你总是能猜出它的结尾,有几分相仿

在感情这出戏里,你是当然的主角

 

这个王,他筑就自己的王宫

养尊处优因此成了一个大坏蛋,他孤独有点

霸道更甚,他的写意令观众适应他的语焉不详

蓝莓之夜。泛着酒红的冲动

去孝敬一个女人,是男人无限的

我只是不满他那“天生亮嗓难自弃”的

乏力的献唱,像个小东家,在门板的一面

侧耳倾听无中生有的花边新闻

这时,我真想挥动满天乌云,让绵绵细雨横刀立马

操练起阑珊春意

 

把她的好梦叫醒,这愣住的模样。让我回想乡间的姥姥

她说:这闺女,多俊

 

(中国)

这是谁的安排,天还没亮透
黑沉沉的土墙又回到王国的废墟上
是投笔从戎,还是退甲归田。失色的梦里
他是三千青丝中的一根,一半根植一半焦虑地枯黄
像太阳镜阴森的背面。凹陷的空洞
连泪痕都无隙可乘,他一退再退
为雪色着迷,那个被夜幕吞吐的人

现在,他是幻象中的唯一护卫,决心已去
了断简帛上秦王的英名,那簇拥的芳菲
在荒疏和流水之间。邻邦怨声载道,邻女无色可秀
孱弱的心跳如同沙尘奔赴在一滴露水的包裹内

紧密
迷惘
所有的事变,如出一辙
豁然遇见他一生中百战不殆的情场

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法国)

童年、清澈、纯粹、温情,美丽的落俗
他把手摊开,让光阴漏出。在祖母的花园里
有传说中的红宝石,有祖父的暗示
注定离开他们,去更远的地方采撷

这是前世的一次探险。生在发尖上的两朵紫丁香
他把神奇之旅放在大人的家教里,丁香的香
跑到哪儿,他就哪儿传唱
喜欢一个少女,就让她在银幕里
一层层掀开故事片的情节,让一个陌生的影外音传布
“其实这多像在花园深处做的一个梦啊!”

一个久违了的童话。一整夜的愉悦
让我哼着曲子,跟紧她的歌声
在这个可爱的世界里,一脚将亚瑟的小汽车踢翻
做一个闯入者。去自由追寻或想像

夜空下的亚瑟和他的迷你王国

妓女和鲸鱼(阿根廷)

Luis Puenzo
导演过的电影比他的高鼻子更出色
他有一手好把戏。让灵魂出窍

妓女,我们生活中彩色的代名词,恶与妖娆
如巴塔哥尼亚高原和海洋的原貌,他试着分离
二者的荒野,噢,荒野中一丝不良征兆
漫无边际的风沙。龃龉中的病变
而主人公贝拉得了乳腺癌,被切去半边乳房
她将失去一个妓女最后的荣耀
受伤的鲸鱼。破东西搁浅在海滩上

我自由不是因为你给我自由,而是因为我

天生就是自由的
护士说,只有你自己才能救自己
鲸鱼:在等待一次涨潮,就能重回大海
也许,我似懂非懂
碎片一样的叙事节奏里,当灵魂遇上背叛
除了泪水还需要耐心去慢慢承载
迷失的画面,那海滩上一大片的明媚阳光 

 

妖夜慌踪(法/美)

“妖”“ 夜”“慌”“踪”
是一场梦魇中最惊悚的枝节,刚从喊冤叫屈的现场
流着汗醒来。黑暗中的火苗
像舌尖添来添去。突然,一个身躯,因光芒失去了影子
沙漠里的Lost Highway旅馆,风光内置
他俩草草了事,为了谋杀
要保持的暧昧,必须色声俱全
猩红的唇瓣,漆色的指甲,引出这混乱的派对

对于恐惧,床铺有。卧室也有
中世纪的音乐放射出对应的虚幻
录影带记录着某些无声图像。勒紧每根神经
高速路上,车灯扫出一个没有方向的前景
我们跟随而至,到时又经常慢了半拍

像风雅的鸥
与上帝在一起时,我们都是善良的天使
当波涛汹涌来时,他便沉溺于无尽荒淫
 

(前苏联)

 

黑幽幽也是一抹离奇的光,那里的草皮

是时代整体的缩影。月亮排列出含糊其辞的代数式

 

天花板掉下形状各异的泥块

空中悬躺着的母亲。

 

伊格纳特正在为那位肖似阿赫玛托娃女人朗诵

在病床上放飞一只死鸟。这不合情

但镜子的评手,已亮出它的最低分
时常,我们认不出镜里的自己

正如诗歌的的初学者
效仿了大师的篇章,但他更出色

每个人心中都怀藏着鉴赏的尺子
浮躁地解读,就是对催眠者的施暴

妄自菲薄:现世的不公
更嫌背景的明暗,一种有别动物的病灶

鄙视你,揭穿你
不离开你。仿佛刀疤的狠心

《镜子》。一部意蕴大于内容的电影
镜子因重复而永久流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