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古岸的诗

磨盘山抑或一个下午的回忆

 

东经115度风暴倾斜

一条船,想像中的一条船正穿越

小小的渔村,谁的不安覆盖

风还有雨,那么多的不安一个一个爆炸

磨盘山,传说中的大蛇涌动

预想中的灾难以一种古老的方式漫延

在急风暴雨中,谁用惊雷的笔触把日子篡改的面目全非

抹平日期的分页

那么多的哭声敲打这不安的渔村

骨骼断裂,谁在独舞

香烛的力量那么软弱

 

磨盘山,蛇们扛着继续前行

无法目睹它的容颜

穿透现实

悬水小岛与我们的想像到底有多远

我用孩子的眼睛瞄准

想像中的一条船从那边穿越而过

一个下午抑或一生的怀念

 

夏天

 

离开了潮湿的故乡

夏天像死了一样

这徒然升高的温度

这单调机械的空调

这一层高过一层的建筑

夏天空空荡荡

 

应该怀念那一片海

像怀念爱情一样去怀念故乡的海

在潮湿破碎的书页里

向每一个走错了方向的词语问好

在闭眼的瞬间,那座岛屿猛然显现

盛大的阳光照着

船队空空荡荡

夏天空空荡荡

 

夜晚的南头山

 

啊,可以那么快地遇见死亡

在这鱼群的故乡

水手们安家、下葬

一场风暴 一个黎明的缺口

夜晚的南头山

我听见一阵烈似一阵的咳嗽

我听见小孩梦中的欢笑

我不说话,我蒙着头乱撞

我在那个海塘口抽烟

我在想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的海和很久很久以前的风

很久很久以前的男欢女爱

 

晨祷

 

在大海还没有布展好阳光之前

我有足够的能力往回退

啊,渔村还在安睡

不要轻易吵醒水手的梦

也不要轻易说出这两个字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

不会长大的一天

统统归我抚养

不吃也不睡

 

透过时间

你走向

 

 

 

听说爱情回来过

人到中年

心里某个地方

会停下来

减速

想证明自已曾那么疯狂

对一场感情的回忆

不会是酒醉后的呓语

默默地

或一掠而过

知道

有个地方很年青

知道

路其实相隔很远

“听说,爱情回来过”

我们笑笑

时过境迁,能笑笑的东西越来越少

却莫名地陷入某个音乐的幻觉

像一场不期而遇的雷阵雨

当头痛击

“听说,爱情回来过”

 

照亮

起先是很多人拼了命地

出去

剩下的

老头老太婆

几间老房子

15支光的灯

幽幽

现在很多人涌进来

花花绿绿

叽叽喳喳

渔村好像又热闹起来

有人高呼:真美啊,大海

有人扑通跳下去

比当年投海自尽的女人还干脆

只不过一个还能把头伸出来

优哉游哉

另一个就再也出不来了

只有老头老太婆站着

他们站着的姿态后来上了报纸

满满的一版

撒发在这个城市的角角落落

突然被迷人的目光照亮

 

冷场

――给儿子

照片中你看起来

像个大小孩

一本正经

略略带顽皮

一回头

我越看你越小

小不拉子

比五岁的年龄还小

比大小孩还坏

你总给我虚幻的感觉

一会儿是你出生,

一会儿是你“屙毛头”

一会儿你变成大人

一会儿,我们都变老了

那时,我们会举着照片

冲洗我们隐蔽的时光

很小心,很小心

怕一曝光,顿成尴尬的冷场

 

静夜思

这题目是有了李白而有名的

还有那月亮

就连最平常的低头、抬头也显得与众不同

一个人在夜晚除了睡觉还有很多事可以干

李白睡不着觉,走来走去,他在想

(可是他在想故乡呢还是想情人呢)

怪只怪当时的夜生活太枯燥

要不可以喝喝咖啡,洗洗脚

说不定还可以泡上个年青的女文学青年

实在不行的话去夜店嘛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

李白在那个月亮很好的夜晚睡不着觉

他走走来走走去

他不时地低头抬头

他到底有没有在看月亮

有没有在思故乡

我们谁也说不清楚

谁也说不好

 

敌人

 

我希望每天有大段大段时间

你,还有你妈妈

我拉着你的手,你妈妈牵着你的另一只手

我们在滨港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走

不需要车,不需要其他的

一路上,没有单位、同事

没有其他的杂七杂八的事

最好不用带手机

我们像是古时候的人

轻轻便便

走到那,算到那

时间是我们支配的

立正、稍息是我们支配的

我和你妈妈是你支配的

你是敌人

试图恢复我们青春的错误

 

 

复述的故事

――致父亲

我们已看不见鱼群的方向

你说的某年某月

失踪了很久

陌生,像翻开一篇历史课目

你的青春耗尽在海上

你的沉默越来越像一座岛

你陷在你的故事里

一日几潮

打湿你错误百出的叙述

我们已模糊了一起赶海的背景

我说的岛

你去过,

有商品房,有抽水马桶

我留恋这灯红酒绿

我做过年轻的荒唐事

我生产我的女人,孩子

我们在码头告别,在年关的节气里走动

越来越少

你七十多年的光阴

越来越少

我们失手掉落的快乐

越来越少

我害怕啊

一个转身

你变成了我复述的故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