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谷频诗歌新作08-04-01

1、一封来信

所有的人都在忙碌
这个年代,连问候
也成了披在岁月的一件外衣
最美的最先告别
没有日期的约会
一根削得很细的铅笔
就能在心中虚构一亿条地址

别指望承诺
还会在身体里停留多久
与我们乘过的电梯相比
声音的投递快过落荒而逃的马匹
从城市的高楼看,花朵倒影无数
每盏灯都有不同的容貌
在照亮中熄灭倾诉的欲望

整个生活的事件都很虚弱
我掩住双唇,但第一口呼吸
已闻到青春腐烂的气息
像纸片上永无止境的一行句子
找不到它的同义词
仿佛那是一块会怀旧的石头
惟有爱在冰冷中才会
说出她是多么坚硬

2、转达

漆黑的夜里有三颗流星
告诉我所思念的人
赶快用掌心去收藏黎明的白露
从一个已经忘记的地方
想要接纳爱情的皈依
仿佛前世今生,已真的让我们心满意足


要确认一颗心划过的方向
并不容易。唯有远方春天的短信
能让我们字里行间汲取乡音
透明的江南哟,连林子里的蘑菇
都撑开耳朵,等待那一缕蝶的演奏
靠在它的怀中你会更加安静
星星的天堂,画在你的眼睛
那些挂满陈艾和菖蒲的旧地址
决定着一匹马的速度
流逝的时光是谁也不能剥离的
一枚邮票,那些原野放筝的人,
正沿着河边植物的高度奔走



3、阳台之花

在邻居家的阳台我无意发现一株
叫不上姓氏的花儿系着
薄薄的金线带
在晚风中如银饰在飘
我猜不透这善意的裾摆如何凸现
季节轮回的意图
是在挽留被爱情击痛了的花苞
还是想永远成为这最小片土地的领主
没有什么能隔离我与它
穿过暮色的背影。闪电之夜
多少鸟儿开始归巢
仿佛在欢乐和悲伤交替之后
那朵花在心情的映照下无限凄艳
连仅有的想象也变得虚弱
可以望尽的这一抹绿
远方总有你梦中寻找的村庄
是怎样的岁月带走了原野里的烂漫
让吹箫而来的溪水
日夜为你独望,即使花瓣谢了
也会有芬芳在体内孕育出
语言的光泽。我是从六楼阳台
暗自记下你片刻的温暖
浴着阳光,我们像在深深相爱



4、放弃

在触摸你之前,我承认
所谓恋爱的过程更像
一场琐烦的宗教仪式,更阔的梧桐
只能藏在手植的经书中
我整整看了你三分钟
打开窗,便感觉三生的时光就已
在瞳孔里迅速倒退
也许充满爱,地狱也变成了天堂
她站着,并且看见靠近心脏的位置
让一束百合在煽动中交出果实
不是每个夜晚都会容纳记忆的精华
明月宁静。许多不熟悉的道路
还散发着季节狂欢后的体温,潮湿的床单
让我难以度过整个寒冬,事实上
这里并不是爱情的出生地
所有注视和疼痛都是多余的
当我们学会放弃,手背
残留的香水味,迫于情节的疏忽
仍然会点缀自已隐秘的生活


5、今天

面对熟悉的明亮
我想擦去昨夜残留在门框上的空气
脑海中的书页却被吹得哗哗响
这座空屋,每迈开一步都会意味方向的迷失
一匹快马从我想象的尽头里消失
散落的行李还保留着雨的味道
突然拉近的距离
刚好够我们这一天追赶爱情
幸福的情景到底是什么?我很想说出片段
如同这落地窗帘的正面或反面
积累着更多的尘埃
却不妨碍它反射一些生活的亮光
那怕无数次黑暗中屈从过自已的身体
但我从不害怕别人
说我的心脏还不够年轻
而我的孩子稚稚童语时
敢把世上所有的东西都叫做爸爸
也可以对应该亲近的道具
置之不理。其实我们很多想法
刚刚萌芽,就像一枚断掉的唱针
在生活的密纹上划出了
临近尾声的弦乐。而我被收容的眼光呢
尽管所有的花朵都注定要枯萎
又何必把她的孤单留下
而浓郁的香气是感情所必须的
也许思念一个人,真的
可以不用那么忧伤

6、雪地上的孩子


独自在雪地上奔跑
你的头发落满蝴蝶
没有谁置身旷野,在沉长的风声里
许多事物已一一丢失
小小脸庞让我们想到一幅
久已遗忘的油画
甩着响鞭的牧童站在
下一个阳光灿烂季节的肩头
孩子的心与大地仅一脉之隔
甚至听见他血液的流动
和羚羊一样娇捷的双脚
奔跑。象不倦的歌手
收拢天空和翅膀
让我们再从久远的路途捡到
一瞬的美丽和沉醉
临近的高山在积雪的照耀下
使鹰把攀上天空的闪电
剖成几万朵醒目的睡莲
卧在琴简,少年的骨头
铮铮拨响得是何等空旷


7、船过竹屿港

 

我在竹屿港向海豚们道歉

这里的圣境已被游移的帆影擢走

是一层层铁锈伤及到水

在笛声交媾的地方

锉掉了上帝丰满的脚丫

  我看到他的脚下流着蓝色的血

  风翻飞起伏的岸线在海啸中

  一一碎裂,是谁奔跑在悬崖洗濯着

我来生的耻辱与荣耀

鱼的遗骨是海洋呈现给这个世界的脸

除非在我们睡着的时候

能够赎回飞翔之鳍。带着桅杆的形状

在黑夜成熟的汛期出发

你相依为命的那支桨,雾仍在抚摸

然而船的伤口多么让人恐惧


8、诗中的沙粒

我在这本诗集中忘记一切
心灵的痕迹,只是找得到
第87页夹着的一粒沙粒
她是海洋最小的花蕾,那种咸腥
让大漠也长出一片湖泊
照耀着自已旷野之上的纯净
静寂的书房隐藏着潮水
如果冰冷的语词抛掷天空
就会变成沙粒,虚度的时光连情感
也像散乱的书稿开始发黄
指尖划过页面,我眼睛看到的
是被风吹动的树叶
到处都是岁月积淀的沉思
孤独与矫情,从不需要种植的凭据
一粒沙粒的收藏,也是爱情的预谋
日以继夜地怀想,群鸟的歌唱
正穿透谁的掌心?


9、一个人的海滩

我们推辞不掉这黑鲨的邀请
如果漂流瓶装满了颂辞
大海,我这一生只能在你的身上去逃避
所有罪恶,在上帝愿意恩赐的经历里
让鱼群空掷了多少咆哮的声音
海滩上,月光和星星静止
只有波涛的脸部涂抹着另一层回忆
掠走我们瞳孔仅剩的美
这风中滚动着密集的沙粒
正倾斜出黄金般的光线
照耀海底所要培植的抒情
而远处的暗礁多像旧时代的疤痕那么深远。眼前的潮水
刚被昨夜的一场台风取走了力气
让我们用手就秤得出那颜色的重量
一粒水珠的皱纹,已随鱼豚之鳞摆荡
其实我并不需要这样的宁静
只要还有一座灯塔亮着,相信一个人
注定还会醒着

10、记忆的角度

当我们挖掘生命里细微的感动
时光的孤度就足以
让泥土的侧影遁入失眠者眼中
是谁把一段春天深藏在一盏灯的方向
一个深夜里赶路的少女
又如何在瞬间露出自已青春的质地
就像记忆之唇已现出比生活更强烈的欲望
任你锋利无比的呻吟
如一匹快马加速度穿过我们肉体的陌生
当黎明终止,搁置多年的爱
就是一块吸足了水的海绵
我们握得住那一份沉重和滋润
而这场虚构的暴雨却始终
停留在我的手指,其实一只白鸽
就可以收藏住整个天空
一棵树就可以在往事的一页
避开闪电的碎片,当你的记忆真的漫过
一个人的心跳,我想:
你就是怀抱蜜蜂的花朵
那雨后的彩虹正是我们昨夜的婚床。

11、断章

落日之前,我始终无法透视
镜子里的自我,作为一个善良的人
我必须临海而居,幻想是某个沙滩
或被海水荡涤下来的贝壳
才会知道我所说的蓝
到底会积蓄着多少忧伤的浓度
哪怕是个简洁的表情
也会使黑陶罐上的鱼纹
翩翩游动,生命与桨声渐远
就设想岛屿是季节遗弃的一个渡口
令我深陷于波峰浪谷的腹地
而爱情的道路永远是从彼岸出发的。
我们注定不会在夜晚的深处睡着
就象风暴是海洋的一场战争。大地
正在收留那些幻觉的纸屑
快将你的智慧赐予灵魂的舶舷
我们向来爱水的清纯
而又怕潮起潮涌让内心的形状失了重
我想肯定有你有我还有他们
在独自泅渡的时刻,让天空
突然失去过方向,在一个臃肿的时代
生活真的需要更多怀念,别人
没看到事物我们全部在继续仰望
快放慢脚步,不要轻易去触摸
浪花的琴弦,我试着想写下几十年对海的感受
但一场风暴在黎明之前正降落下


12、内心的剧场

刚刚谢幕的场景使思想的桅杆
高挂得多么空灵
我只是个舞台上蹩脚的水手
无论真实和虚构都可以省略掉台词
这布景上的潮水更接近云彩
平静得使你感受不到水流的变化
我们用肋骨捏造的方舟
已容不下一片羽毛的重量
迁徒的鱼群在光线的滑动中
那么仓促地成为静物
而它们无休止地尖叫却使我们
低垂着眼皮

剧场早暗下来,有人却还在拼命摸索
生活的座位,你总不会因假设的椅子
而耗掉了双手。这有限的空间
没有一个更具体的夜晚可以停留
波涛、墙壁、鱼网甚至招魂总是不断迭现
这么多张脸拉上油彩的帷幕
连泅渡的时光
仿佛都是向过去的好心情借用
短促的心跳和呼吸
我们都想把最后一段
重看一遍,而飞起的烟灰已轻轻落在那一句
是生存还是毁灭?

13、写作的方向

我们总想在天亮前结束写作
一个小标题就是一个民间站台
那列思想的列车并没有回程
所以你黑色的指尖
才沾满了摩卡咖啡的细枝未节
如果允许花朵也学会冬眠
另一个单人房间我们会忘却
同样的肌肤被寒风深爱过
已经关闭的百叶窗
渗进河岸多年的心跳
在唯美的假设之中,我想用电脑
打下一组雨滴的距离
究竟会有多远

现在,我们仰望夜空也有了
一层裂纹,被诗歌
激活的深呼吸,使纸面上的
每个标点开始变得疯狂
仿佛很多构想都是失而复得
就象跳下枝头的苹果花
那怕还没熟透,却会在心灵暗处
散发出微淡的清香
其实抒情的背景包含了沉默和忧伤
所以我们才会接受深夜
心灵辗过铁轨的轰响
手中的笔更像坚硬的扳手,空格的方向
一直延伸到你思想的远方

14、怀旧

每个黄昏,你都习惯触摸
皮肤上的草,这有限的暴力
让大地的心跳突然加速
我看见那一页往事嫩嫩的容貌
像一个即将临盆的女人,说不出
幸福和疼痛,会变得多么浓郁
在这木质的房间,一粒词语
就是一件透明的绸衫
而我又是什么呢?怀抱着的春天
是童年的见证人,将光阴留在齿间
所有的秘密如同指环
戴在生活的骨头上

15、放弃

在触摸你之前,我承认
所谓恋爱的过程更像
一场琐烦的宗教仪式,更阔的梧桐
只能藏在手植的经书中
我整整看了你三分钟
打开窗,便感觉三生的时光就已
在瞳孔里迅速倒退
也许充满爱,地狱也变成了天堂
她站着,并且看见靠近心脏的位置
让一束百合在煽动中交出果实
不是每个夜晚都会容纳记忆的精华
明月宁静。许多不熟悉的道路
还散发着季节狂欢后的体温,潮湿的床单
让我难以度过整个寒冬,事实上
这里并不是爱情的出生地
所有注视和疼痛都是多余的
当我们学会放弃,手背
残留的香水味,迫于情节的疏忽
仍然会点缀自已隐秘的生活

16、潮流抑或方向


我们可以忽略头顶上的星辰
即使在山峰,内心的航程
仍无法藐视风暴,那大海
盛满了月光与晨露
每一瓣浪花必然经历浪漫的叙述
就像最昂贵的青瓷器皿
当我们还没预备热爱一点什么
就已布满被岁月毁坏的痕迹
缅怀者的心胸注定是本精致的画册
通过遥远的时光重现潮水
在汹涌中趋向混合,我们应该承认
绝望与不甘
都不是被生活搁置的方向
哪怕在一滴泪中划浆
也是为了获取征服或安慰

17、海 湾

这是大海圣洁的前额,她的容貌
散发月亮的光泽,这是一个
苍天碧海之源,她的荣耀
便是后来者心中追逐的光芒
这是时间标注的高地,只有她
才会馈赠我峥峥山石的性格
此刻,我站在属于它们的素描里
看着最后一点鸟鸣溅入海中
说不清心里耸起的高塔
到底贮存着多少生命荣与辱
就象我爱过的一块礁岩
在浪花中行走也会携带灵魂
如果是一张网把欲望赶出了海湾
我的勇气只能来自膜拜的龙骨
是谁在截断的涛声中
让鱼群镌刻上事物的痕迹
就象我们用诗句和热血临摹
一对真正的翘膀
每一个海拔都不会改变船舶的眺望。

18、今天阴转多云

我们多么信任这一天
并没有从视野里移走那团云影
不管昨晚的生活是不是饱满
总有许多窗子正等待油漆
就象银器隐藏潮湿,以夜光为弦
随着空气的间歇,大地的身体
有一次不易觉察的虚脱
具体场景总比瘦弱的语言更有意味
这窗台上的植物
像被草寇劫掠的王妃一样惊艳
是什么样的山岗忽略掉荷马的朗诵
就连日久而生的思念也逐渐失聪
丢失的火种简化成风中之烛
沉沦或尖叫,后视镜距离
雨中突围的孩子还有一米深的地方
而光线正与现实相反方向漫进来


19、傍晚的叙述

我看到的晚霞是风的齿痕
还是映照海面一颗闪光的水滴?
我更喜欢她腥红的嘴唇
那清晰的温暖足够滋养一万只海鸥
我穿越时间的必经之路
却没有高尚的码头供泳者踏足

当我无所经历一路向东
深悟到快感的局限
像一面即将升起又多次垂落的帆
夜色包容的一切是最隐秘的展厅
每一个细节都不容我们忽略
哪怕假装耐心,也不必去伤害灯火

也许我们更习惯脚步凌乱不堪
因为生存从来都是一种喜悦,有一天
我们会陷于舞台上光辉的孤立
只要留下一束目光
就会让自已彻底逃离叙述的场境

20、倾谈

这把藤椅,与我眺望的诗歌
包括那件把酒的铜盏都无法遮盖住
墙的四周满是浪花的语言
当我与我的兄弟屏住呼吸
仰望早些时候的欲望
象拔快了的时钟
没有那段往事可以抵达雨季
只有梦游的气息被壁炉
始终保留

而我居住的海边小屋又是多么透明
漏进窗外的海风,暖哄哄的
潮湿着我们生活的脊背
刻在陶罐上的鲸鱼始终虚构着
畅游的意境
我们在细雨以内,守护着
这株明亮的月中之桂
看见菊黄的枝叶
逸出几十只蝴蝶,飘摇的裙裾
使即将来临的一个春天更加妩媚
而那个在午夜垂钓的人,
站在高高的山岗,她的身上
早已挂满了夏季的风铃
从没有一个寂静的过程
使我们彻底放弃倾谈的念头
就像隐居的星星从不跌落过大海

21、决 定

把稻穗碾成微雨的雏形吧
它仰望的欲望
已远远超过时间约定的高度
把笔尖吻纸的声音放置窗外吧
化为撞击大地的力量
许多灵魂的食粮需要耐心收藏
把自鸣钟的钟摆紧握在手吧
我们必须拼命地向前奔跑
青春的挥霍只够为爱情输上一次血
把月走剑锋的光度调暗吧
像只孤独之蛹默诵战争的诗篇
每一片花瓣的亡魂都找得到归宿
既然春天已决定撤走,就请
洗亮回忆的胎记,在即将停止呼吸的清晨
去过最有分量的生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