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王幼海诗歌

王幼海,男,1978年出生于舟山群岛,现供职于浙江省岱山县交通局,热爱诗歌。对诗的理解是:没有一种文本能如此地接近心灵,它的触须伸向我们灵魂中最细微、最正直、最温柔、最坚硬的部分,它源自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

 

面朝七月的海

 

如我体内有流水经过

每一滴都将渗入这岛的礁石

 

薄雾像绸缎一般

把岛屿隔开

在每个岛上我放下一杯盐水

黑皮肤、红眼睛、黄指甲

都是这水中的物种

在这开阔的东部的水域

有风雷、海啸与阳光经过

便会留下一种黝黑的凸现的记号

 

阳光照耀

一片鱼鳞的残骸

于是就有梗木敲击水面的声音

有浪花拍打黑夜的声音

有不归的渔夫与岩石私语的声音

在这里,生活的网

捞不出跟海水无关的东西

 镰刀与脚踏车孤独地靠在门槛

像一尊面海的石像,思索着

我把自己摊开

面向蓝天,在这绸缎的中央

 

 

 

  

 

阳光这一把锋利的刀子

把院落的花草纷纷地削去

我才站直在门口,用整整一个季节

听麦田丰收的号角波浪似地倒下

你这才踏着一片秋叶玲珑地赶来

赶赴一场丰收的庆宴,而我

在忍尽花开花落的苍茫中见你

那种欣喜无法言语,是秋末的大地

这一位辛勤耕耘的农夫

捎来了一份厚重的礼物

 

渔岛之痛 

我们在雨之前把伞收上了

雨点并不是你的痛疼

一千四百里的海岸线

我与你相视而坐

谈陈年旧事、古老的生计

喝很烈的烧酒

任时光穿过你的酒杯

穿过耀眼的霓虹

以及你逐渐肿胀的骨头

机车隆隆,尘土布满夜空

你用深邃的目光打量腹部

是谁奏响这辽亮而沉痛的歌曲

竟挽留不住一群渔的盛宴 

 

一杖针的吸引
 
许多年我都不曾触动留在血液之河的那杖细针
它不声不响,许是老了
像一位年迈的钟表匠,不在花园中走动
独自聚敛生命遗留下来的美好时光
而如今他把另一枚时针按放在你那儿
连同一段弹簧弹璜,别在你的蝴蝶裙上
风一吹,这所有的馈赠都将跳动起来
滴嗒,滴嗒,把我唤醒
 
我不想怀揣胸口狂奔的血液倒下
 
姑娘,我一直不想空手去按响城堡的这对门铃
你要知道人的一生,并不是穿过几道幽暗的长廊
跨过几条小河与沙丘就够了。走走停停
有多少人聚在这里,提刀阔斧谈论江湖的风声
马蹄四起的年月,我不想怀揣胸口狂奔的血液倒下
我,仅做一位铁匠,接过父辈留下的铁锤
铛啷铛啷,锤打这一把古老的钥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