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吴常良诗歌

吴常良:现供职于岱山电视台,写诗不多,发表更少,仅为自我欣赏欣赏而已,对诗的理解更浅。忝陪于此,惭愧惭愧。

 

海的另外一种写法

 

 

你无法忘却那个黄昏

海怎样在脚边

呻吟, 然后暴怒

你无法探究贝壳的秘密

那些苔草如何长在礁石上

螃蟹走后留下的

星星点点

那种神秘的力量

来自何方

灯塔的光束如何

映照你  你在礁石上

无法动弹

你脱下的鞋子里

爬进一条将死的鱼

 

 

 

 

 

斧子在高高的树枝上

与树融为一体

这表明

无法得到那些树枝

 

天开始飘雪

人家的篝火已经点燃

 

我们有许多次

祈望

斧子在一个适当的时候落下

而在雪未下时

这是一处绝妙的风景

 

 

 

 

 

 

  

 

 

在渔夫临终的时候

海再一次出现

 

这天晚上

我披散了头发

过去的事情像桅杆

排列在眼前

我可以慢慢地抚摸

其实许多道理我还不明白

可我和岸始终保持着一份默契

 

在渔夫临世的时候

海已经出现

 

很多年过去后

海龟爬上海滩

只有你走过去

和它说一会话

依然这样恬静

 

在海临死的时候

渔夫终于出现

 

 

  

 

 

我要抒火样的挚情

心的驿动太短暂

我要为你  夜夜

在无霜的季节伫立

目光穿透沉甸甸的夜空

注视着你

让你的梦美丽悠长

 

你是我爱人胸前的那朵

微微颤抖的欣喜

她的脸白玉般地闪光

而我孩童似地奔跑在

秋天的阳光里

 

我要为你抒一江的挚情

源远流长  带你飞越

三山五岳

我要在你胭红的叶面上

倾注一生的渴望

而你丝丝叶脉

绵绵地牵我

条条衷肠

 

 

记住爱情

 

 

那年冬天

我坐在沙漠中  为你

小心地画一张圣诞卡

我又何尝知道圣诞

只是不停地画

直画到雪落满肩头

直画到沙漠逐渐冷却

一群群沙漠鸟飞越头顶

我盯着最后一只看了很久

那时有很多人在沙漠边上张望

我还是画我的圣诞卡

 

后来我离开了沙漠

在森林中找到你

可我不知道怎样把圣诞卡交给你

 

记住爱情

就是要记住那年冬天

 

 

 

 

群鸟飞绝

唯有你隐约朝我飞来

 

冬天的景色让人凝望

让人站在雪原亮开嗓子大喊一声

可雪鸟鸣叫着飞来

我得找一块黑石头坐下

想象手中的雪团飞升起来

 

这之前

雪鸟停在冬天的边缘

只等我迈步出门

我知道第一片雪在我的手心融化

雪鸟会看到这一切

 

我抚摸着温馨的空气

等待雪鸟落在我的肩头

 

 

在观音山轮上

 

 

需要一些风

船才能走得安稳

山的形状安顿在船的心中

我安顿在自己的心中

 

观音-------

生命在默默的呤诵中

走向静谧或者辉煌

蓝色即时向两边铺开

泡沫即时诞生即时消亡

 

双手合十,神游八极

我已离开船

登上第一千瓣莲花

 

 

传说之一

 

 

那在沙漠上起伏的是谁

 

我不相信

这一刻太阳会自动落下

枯黄的月亮缓缓升起

一匹骆驼经过沙丘

突起的驼峰

像两堆麦秸

我转身眺望来路

脚印如谎言向前延伸

 

在沙漠中

人是一块移动的绿洲

所有的生物向这边集结

你的脚下是无数条河

 

 

就这样走进沙漠深处

走进尸骨遍地的坟场

看见幽灵的曼舞

我怕冷似的环起手臂

一直退到沙丘后

 

注视自己的五脏六腑

发现一些奇特的景象

风一直跟在身后

 

 

在沙漠中

一切都显得多余

唯有一双耳朵发生变化

倾听千里外的驼铃

 

 

传说之二

 

 

黑夜的承诺刻满冷冷的天空

闪闪发光

我是不会降雨的云

我游动  俯看

大地明亮如白昼

 

很久以前

风和太阳合谋

我被绑到半空

离开大地时

我已流尽眼泪

 

后来  我相信了黑夜的谎言

成为风和太阳的帮凶

 

可我始终不能忘怀

返回大地

我渴望在树干内奔走

汇入绿的洪流

渴望冰层下缓缓

和悬崖上纵跃

 

山峰啊

这一天如何才到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