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诗歌 >

群岛诗歌

郑复友诗歌网页作品

作者简介:

郑复友,笔名群岛,岱山籍,原岱山文协理事,现居海南。诗作曾发于《诗刊》、《江南》、《飞天》等文学刊物,为浙江省作协会员。

作品篇目:

潮水奏鸣曲(外一首)

 

潮水奏鸣曲(外一首)

            郑复友

    

孤岛大张着嘴

把岩石的脚深深地插入大海之中

一动不动,也不诉说,似乎早已疲倦

再也不可能远航。涛声断断续续,象嚎叫

也象呻吟,缠绕每一片松林,那些松林稀疏地覆盖着

仿佛先人的头发从梦中飘散,替它们温暖

顶峰上巍峨的寺塔。俯临一切

使古老继续古老,现实依然现实

石桥胆怯地匍匐,墨鱼也照常沉浮

风中播撒的影子密布青苔

被佛手神秘地触摸,似乎无所不在

从俯瞰海洋的峭壁,到石头房零乱的台阶

从东方到西方,直到黑夜降临

到处是黑夜也就无所谓黑夜

孤岛承受着双重的黑暗,----孤岛的早晨

没有阳光,那些从阳光雾中逃散

大群海豚一样的孩子伴着冬天

手指含在嘴里,赤脚在海湾等待

等待去钓那迟归的夕阳

我的兄弟就在那儿

我瘦弱的兄弟,就在那把手臂伸长长的孤岛上

由于什么,或者为了什么,雪鸟纷飞

什么样的忧虑折磨着我的兄弟

使他不得安宁,辗转反侧

把一个又一个的噩梦碾得粉碎,撒满海洋……

 

       

当圆的礁石

被海浪敲响

钟声飞扬

你却不知道

那时间在什么地方

----时间

就象成群结队的鱼

在你们之外

在你们之中

你们要捕捞的就是时间

当飞舞的夕阳

被黄昏击落

红羽飘飘

你却不可能

抓住那霞光的翅膀

翩然飞翔

再也用不着害怕

害怕白雾蒙蔽你们

被旋涡拖住

悄悄吞噬

象吞噬小小的海马

当月亮

象蝴蝶鱼一样浮游

潮水永不怜悯

你都不知道

那海洋的祭坛在什么地方

也许什么也没有

------要求牺牲的

恰恰是我们自己

 

 

人们每天都在起锚

可什么地方也没有到达

那将要到达的早该到达

已经到达的,却已经不是到达

没完没了,把头颅昂起又垂落

鳇鱼在什么地方,港口在哪里?船东飘西游

什么时候,悬挂在桅杆上的季节真正属于人的季节

不会被洋流欺骗,被信风驱赶,每一个日子

一无所有,卵石铺满了褶皱的海滩

大陆啊,我的兄弟却难以开口

不得不忍受,并且习以为常

也不再诅咒,仿佛苦涩的海水已够他发酵

神情恍惚,幻想那雨后的海面浮起绚丽的长桥

代替孤独的矗立,沟通彼此隔阂的岛屿,在海上奔跑

尽情亲吻来自远方的脸,一张张陌生而亲切的安慰

一个个微笑

即使艰难、贫困

海洋依然如故

枯井和岩洞似乎望穿了天空

天空如此崇高,却没有一朵彩云

飘下来,慰籍孤岛

也许慰籍并不存在,一切在于自己

在风中悠哉游哉,洁白得可爱

在闪电的鞭子下嗥叫着抽过来的时候

淫雨霏霏,阴沉得让人们忧心忡忡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云朵

天上的云朵

         孤岛却永远是孤岛

而时间毫无过错

季风多变,潮水被小小的月亮迷惑

大起大落,吐出一枚枚贝壳

这空间的勋章,别在沙滩上

而沙滩始终倾斜,迎合着波浪

陆地高低不平,乱石嶙峋,河流从高原

流进盆地,山峰

却自以为是唯一神圣的源泉

        那些岩石其实早已衰老

布满一道道裂痕,弯曲着,长而且深

仿佛能显示出过去的每一个黄昏

那些黄昏如同一张张网

陷入了自己的光芒之中

炫目而徒劳,自始自终

纠缠不休;未来象一群黄鱼

另外的网

究竟能捕捞些什么

距离使人痛苦

我兄弟的孤岛

被扔在海面,孤零零的,随风漂泊

群山连绵起伏

象一串串青灰色贝壳,蠕动着,模糊而瘦小

 

大海使我们真实

 

假如港口只有一个

那唯一

就是墓碑耸立的死亡

 

假如道路只有一条

那波涛

就是人类最艰难的路

 

那莲花凋零的路上

假如没有遗忘

海底的红珊瑚也会浮上来,重新变成阳光,

填满海峡

 

在人们与太阳之间

隔阂是没有隔阂的天空

 

在城市与村庄之间

隔阂是没有隔阂的土地

 

在彼岸与彼岸之间

隔阂是没有隔阂的道路

 

每一次暖流带来浪花

都在提醒

孤岛并不是孤岛

岸在远方

---喝干你的酒

然后大笑

海洋翻腾着

就象一个在大圈子里跳舞的女人

 

看哪----我的兄弟-------大陆已经起锚

森林无边无际地张开,瀑布倾泻

跃过悬崖,江河穿过绝望的峡谷

母亲宽大的衣襟拂过旷野上的秋天

扬起红叶和翠鸟,稻穗的芳香

炊烟四处飘散,飘进月亮深处

微微泛红的果园深处,野樱桃的眼睛

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即使再煎熬一百年

猛烈的暴雨,也不再是苍穹自剖的血

而是葡萄,是笑,夜色正在漂走

少女们重新梳理柔情,与月光的弦一起

被小伙子强劲的手无比优美的弹奏

---从未有过的这么多的开始

也从未有过的这么多的结束

时钟的长腿跑得越来越快

道路从城市的边缘一直走进大海

城市又高又大

闪着光

无所顾忌

已经不是海啸

 

 

 

------兄弟

岸在远方

大陆也曾是孤岛

 

  

从涛声中醒来,唤起时间

随鱼群在同一张网里翩翩起舞

掐死旋涡或者蔑视寒潮,在海浪之上

在悲哀之上,同时也在轮回的季节之上

占有时间随之超越时间

忘记过去,并不意味着背叛

忘记现在才是最大的欺骗

欺骗自己以及那海洋和未来

虽然孤岛并没有现在,只有过去

和未来,而过去的全部意义仅仅在于启示

可是遗忘虽然蔚蓝,并不能把暗礁淹死

我曾经,和千千万万个天真活泼的红螃蟹一样

什么都想,什么都不想,喷吐着泡沫和笑声

坦然聆听那涛声传达给我的死亡

别人的死亡,被洋流卷走的水藻

把痛苦当作一颗裂开的椰子

用圆圆的怜悯轻轻地啜饮

被风追逐蓄满泪水的云朵

从海面;从我起伏不平的面孔上掠过

蝙蝠起舞,搅碎了我的宁静

我终于感受到黄昏的重量

黑暗的重量

整个形形色色的人类的重量

礁石堆垒在我的肩头,我的皱纹

已经和孤岛四周的波浪汇成一片

那震撼大陆的整个海洋就是我的海洋

撞击现实的每一道波涛,就是我的波涛

和水手一起,抬起头

遥望那被苦难拗弯的月亮

想那弯曲的月亮成为锋利的鱼钩

去钩那星星的鱼,梦的鱼,从东方游来的早晨的鱼

太阳的鱼,磷光闪闪的鱼,------喂养孤岛

 

 

 

 

 

 

    漂 泊 者

        复友

现在,只有你翻动着波浪

只有天空那唯一不会闭上的眼睛

俯视着大海,鲟鱼跃出水面

鹗鸟飞来,带着礁石不祥的气息

遍寻点点磷光,你们追逐的

鲨也在追逐,你们抛弃的

海早把它们腐烂。疑问连绵

破碎连着破碎,骚动之后

是更大的破碎。然寂静

继续骚动,在诞生与死亡之间

鲨鱼威胁着迷蒙的海蛰,虾和红鳗

以至海马非马,桃花鱼成不了鱼

孤岛矗立,水藻漂来漂去,飓风

却随意撕碎海洋,重写潮水

 

虹在天空的眼睛里

花在峭壁的边缘

树在孤岛

孤岛上的树却不是树

挂满果实的树也不是孤岛的树

然而孤岛上有树

有草

有叶子漫过斜坡

让波涛追逐波涛

它们不停得朝前涌,不可能

顿悟,大叫一声惊恐地回转身

疯狂或安详的潮水都能播散浪花,淹死星群

压抑的龙虾和深海的刺鱼江暗暗发光

它是否有可能活在你身上

你想一想。你试一试。我给你时间

我,曾经是霞光的客人

接受了她的请贴……

 

遗忘使你年青

吸引你的不再是港口

而是海,以船狭长的脚四处行走

对于你,海是无数次的机会

或什么也不是,仅仅因为

你已经无所谓征服

在与礁石碰杯的时候

嘲笑波涛

拿酒来

---喂

到你想去的地方。晃啊晃啊晃啊……

到我想去的地方。晃啊晃啊晃啊……

 

在蓬莱沙滩

他丢失了一颗月亮

或者,是那枚磨损了的铜币

没有什么东西是有区别的。妲恩

雪具。红珊瑚。我再也找不到还有很多东西你也找不到

自从那个夏夜,下着雨,闪电掠过岛屿

我突然看见了自己:荒凉,雄伟

然后听早晨岸边低语红色使蔚蓝快乐。

    假如,被伤害的仅仅是我

仅仅是过去。我没话可说

雪浪跃过海洋。在岱西。你几乎被晒成了盐

后来就穿行在云海里

发现那些星星到现在还没有发芽

在孤岛与更大的孤岛之间

让我用流水接无数个吻传向远方

既然没有最后一道波涛。永远漂泊。一切都是继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