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群岛杂志 > 海洋文学 >

海洋文学

去海边吧

 我想一个人出生在某个地方肯定是上天注定的,是命定的,我们这些生长在岛上的人跟大海的缘份也是命定的。
或许从大的方面来说,是岛上的人们选择了这个命运,因为有历史记载,岱山岛上的人们最早都是从别处迁来的。就拿我们这个姓氏的人来说,据历史记载,就是来自宁波慈溪的。虽然宁波也是海边城市,但与舟山还是不一样的。舟山是群岛,而岱山只是其中一个岛。但我们的祖辈们就在这片岛上越扎越深,越扎越深,深的就像树跟土地,不能分离。
不知道是不是从小生长在海岛的缘故,骨子里对于海的偏爱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想我注定是离不开大海的,我喜欢看海,看不同的海。
新家就在高亭的沿港路,就在大海边。沿港路有好几个货运码头,码头泊着许多渔船,到了休渔期停的更是密密麻麻。上下班总是避免不了路过海边,吃过晚饭,总会牵着爱人的手,漫步海边。看霓虹灯下海边的夜排档,一些游人喝酒聊天,喧闹声此起彼伏,海岛特有的鱼腥味与油烟味弥漫整个岱山县城。
这是带着人世尘烟味的海边,有油烟味,有烟火的气息。也有不一样的海边风景,在东沙古镇,那里的海边,少了尘世的味道,更像是不沾染人间气息的天堂,许是来往的人并不像高亭的沿港路那么多的缘故。作为土生土长的岱山人,也很少主动去那个海边,只是偶而有朋友自远方而来,才带着他们去看看去瞧瞧,就像一块宝贝,平时都藏着不让人看,只有懂货的人上门,才小心翼翼地拿出来炫耀。
东沙古镇有好几个海滩,燕窝山附近的两个海滩全部是石头,是那种漂亮的形状各异的鹅卵石。鹅卵石很多,不同的地方鹅卵石是各异的,但这个海边的鹅卵石更添一份内涵,更添一份沧桑。
当夕阳西下,昏黄的光线撒在海滩上,那些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石头就像披上了一层金色的被子。总有几个附近的老人或者妇女,来到海滩边,随手拿起石头,往滩边的礁石上去敲那些蛎蝗,无论收获多少,回家弄一碗羹是绰绰有余的,用蛎蝗作食材制作的羹,除了鲜嫩还是鲜嫩。
有人说,看海的心情是由自己决定的,那么在海边看鹅卵石的心情肯定也是由各人的心态决定的。心怀童真的人,到了海边,捡到的是关于鹅卵石的故事,关于鹅卵石的趣味,想象那些是海鸟,是花草,是星星,是不同的想象。心情沧海桑田的人,到了海边与往事干杯,捡起的是关于往事的回味。年少时,不懂透过鹅卵石去看背后的内涵,只知道找到一颗最漂亮的鹅卵石,想与小伙伴们比赛,自己捡到的那一颗才是最漂亮的。年纪越长,每次在海边捡石头的心情更加不一样,捡着捡着,不只是单纯地找寻外表漂亮的石头了,而是用手去细摸,是细腻的,是柔滑的,还是粗糙的。有些石头看着很光滑,但抚摸过之后会发现不如想象的细腻,有些石头看着有些粗糙甚至不起眼,但摸起来感觉很舒服。越是细腻的光滑的,经历的磨练应该越多吧,那些被岁月的年轮磨的没了棱角的鹅卵石何尝不是有些人的一生呢。是岁月雕刻了的沧桑,是风和雨磨练了的圆滑,是时光打磨过了的弧度,或摇曳的,或婀娜多姿的,或雄伟的,或纤细的,就那样大方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任由他人评说。
当然,说到海滩,是离不开那个最有名气的沙滩的,那个有着诗一般动听的名字的沙滩:鹿栏晴沙。这里的沙滩,重点就在沙,其沙色呈铁灰色,沙质细腻偏硬,沙质中含有多种矿物质。由于沙质硬,沙滩上可行驶汽车,被冠以“万步铁板沙”美称。沙滩三面秀峰环抱,四周礁石各异。清晨,站在沙滩观东海日出,一轮红日破海而出,霞彩缤纷,别有一番情趣。清代诗人刘梦兰曾有诗赞曰:“一带平沙绕海隅,鹿栏山下亦名区,好将白地光明锦,写出潇湘落雁图。”
这里虽然有沙,但流沙掩盖了岁月的奢华。早晨醒来,在泛着晶莹剔透的光芒的沙滩里是一种幸福。捧起一把沙,指缝里流下的细细的泛着光泽的沙,虽然流逝的是时光,但留下的是属于光阴的故事,每一粒沙都藏着一个故事。
这里,离这片海最近的渔村,真正的享受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撒网捕鱼的渔村生活。我们到哪里去寻找这样诗意的生活呢。邂逅在海边,在这片细沙柔软的不可思议的海滩,捧着明明是那么柔软,堆在那里却是如此坚强,甚至可以跑车开坦克的沙,就像邂逅一位有故事的女人,外表很温柔,内心坚强的像钢铁,或许唯有大海才能造就这般不平凡的沙子。虽然不若金沙,有着昂贵的价格,但它依然尊贵,在风雨中坚强地迎接着岁月的洗礼。
海边的生活没有空虚和无聊,可以站在海边一直看,就那样一直看,就有幸福包围着我们,简单而充实。在海边,可以看到许多东西,领悟许多东西。
有人在别的地方看海,看到的是大海的浪漫,而我选择在岱山看海,看到的不止是浪漫,还有许多许多的内容。可是,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讲,我们看到的其实是同一个海,只是周围的景色不同。原来,看来看去,其实看的都是同一个海,只是不同的人群不同的建筑决定了看风景的地点不同,看海,其实只是看海,我们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一个结果。结果都一样,所以有人说,看海的过程,其实就是人的一生,结果是一样的,水滴最后的归宿也是一样的,但我以为去的海滩不一样,过程是不一样,看到的海边风景也是不同的。
许多人喜欢去海边,每个人去海边选择的角度和视线不同,看的风景也不同,甚至有些人喜欢独自一人,有些人喜欢三五成群,而我很少一个人去海边,我总会跟要好的朋友或者与自己的爱人一起去。我会在闲暇的时候去东沙古镇的海边,捡密布在海边的鹅卵石,看不同的千奇百怪的鹅卵石,看不同的绚丽多彩的鹅卵石。我也会在闲暇的时候去万步铁板沙,赤足走在沙滩上,任海水忽来忽往,亲吻我的双脚。我喜欢去海边,开心的时候去海边,沿着密密麻麻的鹅卵石,寻找最漂亮的那颗鹅卵石,苦闷的时候去海边,赤足走在沙滩上,听大海激情拼搏的声音。
我以为,看海的心情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有所不同。年轻的人到海边,看到的是激情燃烧,年老的人到海边,看到的是往事回味,恋爱的人们到海边,闻到的是爱情的甜蜜,失恋的人到海边,品尝的是苦涩的记忆。
不管我们来自何方,不管我们去往何处,我们始终存在于这片海岛,我们始终站在海边,有一天我们会消失在这个海边。这片海岛有无数的海滩,每个海滩都有不同的故事,无论它们曾经如何辉煌,无论如今如何寂寞,无论是曾经高贵的石头,无论是现在卑微的沙子,都在那时光的呢语中雕琢着自己的人生。而我们也在一次次地追寻,一次次地重遇,在风中,在雨中,在来来往往的船渡中,在兜兜转转的人生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