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群岛杂志 > 海洋文学 >

海洋文学

在东山岛上放歌(组诗)

 最是东山风情物 
千古悠悠最是东山的风情物
从石祖岩里诞生
又走出龙船鞋的传说
深深的,独品闽南功夫茶的韵味
 
望尽沧海的古陆桥
恨也悠悠
热泪盈眼最微妙的痛处
辛酸无法表达
血缘地缘文缘还有海峡情
隔不断     鱼化石 
是蝶岛变迁的千古见证
也积定了东山的海文化的忧伤
山海为盟,古塔为证
风动石的奇,关帝庙的神,东门屿的秀
还有黄石斋的圣贤
铜陵古城 风情物便有浩夜星星无数
 
 
   
    一种飞鱼的感觉
 
一种飞鱼的感觉
划过了一道神秘的异新的光
沉睡千年的神龟发出长长的悠音
凸现在鱼化石那深深的皱纹上
一位渔翁孤独在阳光下苍海边岸
独木舟给大海廷伸了一个沉沉的许诺
从蒙昧飘向没有疆域的思想的海
直面人生吧,以自已的秉性驾驭那远方
层层叠叠的,象脱羁的黑骏马一样的波涛
从容地,接受风浪的检阅
把懦弱的游鱼嘲弄
以断橹或折桅以一个坚硬的脊梁
吸取大海的原液吧  海魂没有留言
只见苍茫中听见沉沉滚滚的涛音
一群闯海的人更会从低潮中拱起大陆架
 
         致猎鱼的人
     黑海树发出一阵阵沉沉的感叹
     欲望在膨胀 海风很惊恐
     贪婪的人,把大小水族无节制地围猎
     游鱼,从黄色网眼挣扎地溜走
     在惊涛里梦见浩淼的海域
     所有逃亡的家族都在迁徒
     海浪中嗷嗷待哺的鱼虾如最后的挽歌
     寻找可以容纳自已生息的领地
     假如真的有一天海岸生物枯竭
     蒙昧的猎鱼人面对的又会是怎样一副景象
     也许浪花不再舞蹈海鸥不再歌唱
     连游鱼也不再向人们付出海的馈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