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坛动态 > 名家访谈 >

名家访谈

《文化广场》专访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传统文学出现新的增长点

\

\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及他的部分著作。

近年来,中国文学的生态环境出现了令人瞩目的新变化,网络文学的迅速崛起,拓展了文学的空间;新媒体的快速发展,丰富了文学的传播途径,余秀华的成名走红,便是“新媒体时代文化奇迹的又一个注脚”。与此同时,纯文学也相应发生了变化。在张颐武看来,纯文学这种“高雅”文学,类型相对稳定,有一定复杂性,呈现出一种非常稳定的类型化的表征。支撑它的一个是相对稳定的追求“高雅”和文艺气质的中产化人群中的“小众”,而社会机构支撑的则是纯文学的基础。具体如何看待这些新的文学文化现象,以及怎样应对?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近日来深,接受了深圳商报《文化广场》记者的专访。

传统文学写作面临新挑战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近年来,在新媒体的迅猛发展之下,文学传播形式相应发生了一些变化,并不像过往以文学期刊杂志为主,比如余秀华就是在网络大潮中走红的诗人。这种传播媒介的变化对文学的影响对多大?新媒体环境下对新作家的发掘是否更有利?

张颐武:不是说更有利,而是两个平行空间的互推互动。的确,当前写作平台和传播平台都发生了一些变化,像余秀华,其实还是要从传统路径的角度来理解她和她的诗歌的网络走红。诗在网络里传播也是很久了,从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逐步普及开始,诗歌的传播就是其中很大一部分,诗歌一般篇幅小,在网络传播也是很方便的。尽管通过互联网传播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这仍保持在原有的框架之内,只是增量扩大了,也有了更为便捷和广泛的传播,这有点像报纸的电子版等。

但同时,传统文学现在面对另一个平行空间,即出现了跟传统纸质文学完全不同的庞大的体系——网络文学,这跟原有的文学体系是不兼容的,但像余秀华的诗歌在两个体系之间还是互相兼容的。从21世纪初开始,网络文学体系逐渐发展,至今已经很庞大,出现了丰富的类型,其盈利模式也不像过往那种出书销售,而是通过与读者之间的互动,得到打赏付费,这是新的模式。而余秀华这类的诗人还是在走传统路子出版卖书。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网络新媒体快速发展,作家应该怎样应对这种时代趋势?

张颐武:80后之后的作家,较少有原来纯文学的创作了,大部分都被网络文学创作所吸引而去。也就是说,现在实际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网络文学体系。虽然原有的文学体系和文学框架还在,比如期刊杂志还在办。由于这两个体系是平行的,互相并不干扰,现在的年轻人就要考虑选择加入哪个体系。但是,原来的作家还是在原有的体系里活动,该怎么写还是怎么写,该怎么出版还是怎么出版,虽然他们的作品也会介入网络来做一些传播。换言之,他们在原有的文学体系里,通过网络来做一些介绍宣传,或出版电子书,这只是传统模式的延伸,也还能够吸引一些作家。但是,原有的文学体系并没有动摇,一方面有社会的支持,另一方面又有稳定的市场,作家在这种稳定的体系里还是能够获得原有的位置。应该说,传统文学由于网络的出现有新的增长点,这既带来帮助又有一些冲击,冲击实际上并不是很大。

实践发展出新的理论思考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今天的世界变化目不暇接,这是人工智能时代,是新技术主义时代……种种新的文化现象,给您的文学文化批评研究带来多大的影响?

张颐武:肯定是有很大的影响。中国出现很多新事物,像欧洲都没有形成中国这样的网络文学新形态,又如职场文章在海外也不流行,我们在中国看到很多新的事物,在网络文学里看到非常多新的增长点,这都是原本的世界文学里没有的东西。同时,电影电视跟网络文学之间的互动非常紧密,以前是经过小说改编,现在除了个别作家和老一代导演的作品介乎纯文学和通俗文学之间,其他影视剧都是大量从网络文学汲取资源,网络作家不在原有的纯文学研究的范围内,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很好的研究对象。但是,当原有的理论框架都不够用了,就需要新的知识。写作会不会也面临新的挑战,比如通过机器人写的诗歌,有些已经很难识别,小说还有难度,故机器人诗歌对批评家来说也很有挑战,这些都构成了新的课题挑战。新的变化会带来许多新的可能性,值得我们去探究。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您会对这些新现象新课题感到某种研究焦虑吗?

张颐武:当然,有的时候面对一个新现象的出现,会感到批评理论不够用,分析能力有局限,那怎么办?就需要结合现实改变理论分析途径,一旦适用,那么自己的理论能力就有进展了。今天的现实提出了很多新问题,故需要我们通过实践对现实发展出新的理论思考。所以,这个时代非常有意思。我们处在最有挑战的时代,研究的都是新问题,都可能开拓一个新领域。特别对年轻学者来说,也会有很好的机会。简言之,我们现在一方面是不断面对新现象,另一方面是自己的理论不断在修改提升,从而创造新的理论。

(魏沛娜/文 韩墨/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