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散文 >

群岛散文

幸福的样子


 
          郑淑
 
(一)
船就要离港了。夹在各色乘客中鱼贯进入船舱。熟练地报数,熟练地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来。这是一个靠窗的座位,能看见茫茫的海面上亦有船只急急地穿梭,却似一朵朵微薄的浪花迅速消失在翻涌的潮流中。我闭上眼睛倦倦地靠在椅背上,耳边是嘈杂的音乐和乘客来来往往的喧嚣声。
睁开眼睛的时候,船已经起航了,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我百无聊赖地环顾周围的人群,有学生摸样的小青年挂着耳塞摇头晃脑地哼着歌,有衣着光鲜的妇人手持镜子反复审视着妆容,有三五个成熟的男士聚在一起高谈阔论……正要把目光收回来的那一刻,我才注意到那对老年夫妇。
老婆婆六七十岁的样子,略有些胖,皮肤仍然白皙姣好。灰白的齐耳短发用黑色的发夹整齐地梳理在脑后,穿着简朴而干净。仍留着年轻时优雅恬静的味道。老公公应该七十多了吧,长得瘦瘦的,黑黑的,目光有些防备有些羞赧,手背上青筋纵横突兀,一看就是常年在田地间劳作的样子。
那天的风浪有点大。许是晕船的缘故,老婆婆双眼紧闭,满脸痛苦状,有气无力地把头靠在老公公瘦弱的肩膀上。老公公有些慌乱,他紧张地举起左手,把老婆婆的头托起来放在自己的臂膀上,想让她睡得舒服一点。老婆婆就这样昏沉沉地枕在老公公的手臂上睡了过去。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老公公的手臂开始发麻,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摸索着周围,想要努力找一样可以抓住或借力的东西。但老婆婆的身体实在太沉了,他既够不着椅背,似乎又不好意思像年轻人那样把手搭在老婆婆的肩上搂着她。尽管船上的空调一直有点冷,汗水还是一滴一滴地从他满是沟壑的额头流了下来。他僵直着身子,涨红着脸,左手臂就那么悬空地横在椅背上,只是偶尔微微动下手指……
“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没有刻意地嘘寒问暖,甚至没有言语的交流,在老婆婆最需要照顾的时候,老公公只是用雕塑般的姿势表达了内心所有藏匿的柔情和疼惜。
我的眼眶慢慢潮湿。人近黄昏的时候,我们最期望的不正是这样一份相濡以沫的真情和浅浅的守候吗?
 
(二)
倦鸟已经归林,落日只剩最后一缕余辉。饭菜的香味飘撒在街头的每一个角落。我骑着自行车急匆匆地赶赴菜场,腹内饥肠辘辘。想到日复一日的忙碌,想到别人已经酒足饭饱自己却还要买菜做饭的辛苦,不免神色怅然。如果不用上班就能领工资,如果饿了就有饭吃渴了就有水喝,如果出行有香车、入住有豪宅、家里菲佣成群……那该多幸福啊,我天马行空地想着。
街道的拐角处有一段斜坡,骑车上坡很是费劲。我正要下车推行,迎面一辆三轮车疾驰而来,引起我注目的不是车速而是歌声。这是一辆破旧的三轮车,车身锈迹斑斑。车上装着满满当当的废弃物品,有旧报纸、空饮料瓶、食品包装盒等等,却一律码放得整整齐齐。踩车的是一个民工模样的中年男子,军绿色的外套敞开着,已经破旧的乳白色的背心汗湿了一大片。“小妹妹我心有所想,俺嫁人就嫁哥哥这样……”歌声嘹亮婉转,有撞击心扉的力量。他大声地唱着,撒开双手让三轮车风驰电掣地从斜坡上冲下去。擦身而过的刹那,我看到了中年男子的眼神,那样的淡定,那样的富足,那样发自肺腑的愉悦!似乎世界上没有比废品更宝贵的东西,没有比回家更让人兴奋的事。在他身后,在堆满废弃物的三轮车上,他的妻子嗔怒地责怪他不注意安全,却又似乎对他的孩子气充满了无奈和甜蜜。西去的落日在他们身后忽然就变得生动起来,最后一缕余辉将三轮车的影子拉得柔软而绵长……
他们的家或许很破旧,或许只是在小镇某个阴暗的角落,甚至不能挡风遮雨。但只要心中有阳光,只要唱着歌前行,幸福还会远吗?
 
(三)
灯光仍然热闹,但是夜已深。我们像一群刚抢劫完商场的土匪,拎着大包小包的战利品凯旋在旖旎的路灯下。这是我特喜欢的小城,有香樟树林立的人行道,有琳琅满目的商铺,有璀璨的灯火。心向往之却身不能至,踏上这片熟悉的故土,却每每生出人在异乡的失落和忧伤。
是夏末的午夜。海岛的风吹在脸上清清凉凉的,已有秋蝉在枝头小声鸣唱,似乎耐不住等待的寂寞。路上鲜有行人,只不时地传来附近歌舞厅迷离的音乐和跑调的K歌声。
以往经过这些大卡车的时候,我们都是目不斜视扬长而过的。可是今夜,我们却不约而同地放轻了脚步,让目光长久地驻留。竟然有那么多民工就躺在这样的车里过夜。有一辆大卡车装的是西瓜,在只剩小半车的西瓜中间躺着一家三口。年轻的男子裸露着上半身睡得鼾声四起。年轻女子侧卧着,身上盖着一条洗得发白的薄薄的旧被单。在她怀里,一个三四岁模样的小男孩睡得正香甜,嘴角仿佛还留着淡淡的西瓜渍……有一辆三轮车上装满了木板,一条席子,一个枕头,是另外一个民工所有的寝具……路边的花坛上,还有两个民工正在举杯畅饮,一碟花生米,两壶黄酒,用乡土话聊得不亦乐乎。在白天繁重的体力劳动过后,他们用自己的方式享受着生活的乐趣。清凉的海风代替了干冷的空调,刚直的电线杆像呵护睡眠的卫士,落叶的沙沙声为孩子送上欢快的摇篮曲。他们躺在大自然温暖的怀抱里,梦里梦外都把异乡当成了心中的乐土。
双脚稳稳地站立在土地上,用双手勤劳地工作。抬头看见的是瓦蓝瓦蓝的天空,呼吸的是带着泥土芳香的空气。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内心平和、安静。生活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离真实多近,离幸福就会有多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