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散文 >

群岛散文

蝴蝶夫人


 
 郑淑
 
某次出差,晚饭后在街头闲逛,大同小异的店铺和花样繁多的招牌让人眼花缭乱却提不起驻足观望的兴致。踌躇间,我的目光被一家矮小的店面吸引。店铺名很简单:蝴蝶夫人。素白的木质牌匾,黑色华美的大字,连笔处一只黑色的蝴蝶扑棱着翅膀栩栩如生。透过干净的落地橱窗,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的摆设和陈列的各种物品。一踏入店门,随之响起一声韵味悠长的叮咚声,仿佛是你踏响了一串音符,又仿佛是你踏着音符而来,落地,你就是这里的主人。店主人应声从里屋出来。一个个子高高的年轻男子,面相温和,素色的棉布衣裤穿在他身上清爽而妥帖。
店里所有的物品都引起我极大的兴趣,甚至是惊喜。各种各样的精美的玩偶,有些装在礼品盒里——礼品盒也很漂亮,盒子里垫了些软软的彩色的细纸条,玩偶放在里面,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舒适感;有些随意地散落在陈列架上。一大一小的两幢简易民居,一大一小的两幢教堂,一双可爱的男熊宝宝和女熊宝宝,一对相依相偎的老公公和老婆婆……我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每一件物品,她们让我想起那个天真烂漫的日本艺妓巧巧桑,那样地相信爱情,那样地坚贞不渝,最终不惜以自刎泣诉自己对丈夫的一片痴情。我的指尖触摸到了暖意。店主人话不多,垂手站在一边看着我忙碌,间或帮我从高处取个玩偶下来或介绍一下某个他自己喜欢的物品。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安静的笑。
我买了其中一对玩偶,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他们穿着天蓝色的背带短裙和背带短裤,脚上蹬一双古铜色的短靴,脸上都有几颗可爱的小雀斑,都咧着嘴憨笑,身旁都有一只肥嘟嘟的大白鹅;把他们放在桌沿上,他们就开开心心地并排坐在了一起。我几乎能听见他们在叽叽喳喳地聊些什么,看到他们无忧无虑地晃荡着四条小腿。每个女人都向往被宠爱向往与自己心爱的另一半白首偕老永结同心的吧,每个女人的内心都有公主情结的吧;蝴蝶夫人,她唤醒了一个年轻的小妇人遗失在岁月长河里的女孩梦。
我喜欢温和的人,温和的孩子,温和的老者,温和的男人和女人。安静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偶尔会去店里洗头发。我家下面就有很多的洗发店,店面足够阔绰,装修算得上精美,店里的小伙子染着颜色怪异式样奇特的发,他们或过于热情或过于冷漠,让我不敢接近。我每次都目不斜视地匆匆走过,然后,去往一家离家有点距离的理发店。店名也是很简单的两个字:组合。店里就老板和老板娘两个人,找不到任何一个多余的伙计。老板娘是个个子矮小的年轻的外地女子,长得可谓圆润,大多数时候都化着精致的淡妆。她负责给客人洗发吹发,也接一些化妆和盘发的活。动作麻利,笑容可掬,浑身上下散发着能量。店老板也非本岛人,年轻,帅气,高高的个儿,皮肤白净,身材匀称。一样的话不多,很安静。我会在镜子里观察他,他总是很专注地做他的事,眼神清澈,笑容温和。每次走进店里,他会简单地跟我打招呼:你来了?每次走出店门,他还是会简单地说一句:请慢走。对于自食其力的愿意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打造幸福生活的年轻男人和女人,我总是心怀敬意的,他们让人看到一种人性的光辉。
看多了种种尖锐、喧嚣和算计,在身心疲惫的某时某地,邂逅一颗温温软软的心灵,该是多大的福分。就像早春清新的空气,深呼吸,五脏六腑都被熨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我们继续前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