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岱山作家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网上笔会 > 群岛散文 >

群岛散文

群内群外


                徐琦瑶
 
晚上在外遛了一圈回到家,打开手机微信,消息像水里咕噜咕噜的泡泡一样冒个不停,原来新增了一个群:娥的文艺小圈。细一看,群主是我的大学同学娥,她正用清雅精美的文字,挨个儿介绍群里的28名成员,其中有教师、医生、公务员、心理咨询师、茶吧经营者、海外留学生……群主还附了一个公告:亲,请不要诧异,我把文艺的你们圈进一个圈,主要是因为近年来我离贵圈太远了,想向你们了解这些年贵圈都发生了些什么?比如你们都在读啥书,看啥电影,讨论啥话题等等。
“娥的文艺小圈”和“娥的文艺公告”一样令人暖心。在互联网时代,各种网络沟通方式盛行,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便捷。尤其是虚拟群组的建立,让你在瞬间拥有了许多伙伴,你和好几个人要说的话可以一次性表达完,你要向好几个人了解的信息可以很快都获取到,甚至还可不断得到意外的补充。在不同的群组,你拥有不同的身份,指尖起落之间,群组切换之中,你不停地变换着角色,参与着不同内容的交流,经历着不同情感的体验。你可能会觉得人生因此而大为丰富,但同时你也能清醒地认识到群成员之间的纽带脆弱无比。你在别人的指尖一点中,突然以某种身份加入了一支队伍,温暖的介绍、热闹的招呼,让你顿时有了一种小小的归属感,但在不久后的某一时刻,你还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发现这个团队已经不见了。或许是你被悄悄地清理了出去,或许是团队自行散伙,而令你不愉快的是你连了解原因的权利似乎都被剥夺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某一天你自己突然对这个团队毫无依恋至厌烦,便偷偷地退了出来,只需轻轻一点,不用担负什么责任,就可轻而易举地为自己解去一道半现实世界里的社会关系。
怀念那个没有电话没有网络的朴素年代,就凭日常相处时率真的笑容、毫无戒备的眼神,以及彼此经过时光淘漉后的了解和信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而稳定。
年少时我有三个好朋友,经常凑在一起玩。有一次四人约好去山上摘野果,过了约定时间,还有一人没到,于是到场的三个女孩子按原计划行动了,整个过程没有一句对缺席者的抱怨和不满,也没有因她而影响自己的心情,三个人仍然玩得很开心。第二天四人碰面,谁都未提失约之事,并在此后漫长的年月里一直都保持着彼此之间的友谊。这是因为简单温暖的年代,让人们拥有一份坚定的善良和对人性最本真的忠贞,并教会孩子如何以此来放大快乐,收获真情。
过去在农村,即使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人们也习惯于在饭后串门中去办,有时办事只需一两分钟,但串门聊天会花上一两个钟头,还少不了引来几个与此事有关或无关的左邻右舍围坐在一起。大家随意地来,随意地谈,随意地散,看似平淡的关系,就在这自由的随意中愈发牢固,日后不论有事没事,聚上来的还是这一群人。谁的曲曲折折的哈欠声,谁的连蚊子都要绕路的汗酸味,谁的能吓跑所有瞌睡虫的说话声,都是平淡生活不愿错过的花样痕迹。
今天我们只需动动手指,就能借助网络,轻松地在群里解决掉某件事。但不用见面,也就没有了眼神的交流,更不会有心领神会的默契;无需约会,也就没有了认真的计划和等待,更不会有计划外的惊喜和被尊重的幸福感。况且,好多群的组建本身就是出于某项工作某件事,一旦任务完成,这种临时群就不复存在,即使还未解散,也已名存实亡,没有人会在这样的群里进行与最初目的毫不相干的交流。
当然,我坚定地相信“娥的文艺小圈”决不会是这样的微信群,它将以文艺独有的魅力来挽留那些可能渐行渐远的脚步,温存和优美那些日益孤寂苍凉的心魂。

相关阅读: